特輯下工後,喝一杯酸甜滋味

文/許鈺屏 攝影/林韋言

「以前人想喝點酒,最簡單又便宜的方式就是拿在地盛產的農產品來做。」返鄉嘉義義竹創立桑椹銀行的柯宗志回憶,義竹鄉間常見水果──桑椹自然是最便利的自釀原料。為了保留桑椹一年一收、稍縱即逝的當季風味,人們用糖蜜過桑椹,或釀成桑椹酒保存,下工後若想「喝一杯」,就搬出自釀的桑椹酒小酌閒聊。近年來,義竹地區因大量種植桑椹而形成產業,也成為臺灣重要的桑椹產地。

特輯用醜得很美的梅子來釀酒

文/廖詠恩 梅子品種分類諮詢/臺灣大學園藝系退休副教授許明仁 攝影/陳建豪

4月底南投水里的梅園裡,山腳的梅樹上不見青綠色的果實,梅子幾乎被採光了,空氣中卻違和地飄盪著淡淡蜜桃芬芳,「這個就是最好的,它比水蜜桃還香。」戴春花指著滿地的黃梅,解開香氣的謎底。

2019年的梅子季進入尾聲,她和先生、兒子的農忙生活即將告一段落,終於得空醃梅子、釀梅酒,封存這一季的梅香。

特輯放輕鬆,釀出適合自己的酒

口述/劉詩潔 文/陳皓嬿 圖片提供/或者書店 插畫/羽子

今日主題:入門釀造課

˙原料學:如何挑選水果、糖、酒和容器

˙釀造學:有白膜、氣泡、有汙染該怎麼辦

˙精神學:釀酒前後該有的心態


對新手玩家來說,釀酒就像談戀愛,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因為環境變數多、活生生的酵母菌們又常失控,在家釀酒總得謹小慎微。

但石圍牆酒莊的專業釀造師劉詩潔說,釀酒其實大可放輕鬆!除了解答自釀酒的疑難雜症外,她也提供了超簡易零失敗的自釀酒配方——買一罐100%水果汁,在表面均勻撒上一層麵包酵母,放在陰涼處常溫發酵一天,再進冰箱低溫發酵一兩天,酸甜微醺的氣泡酒就完成了!

特輯浸漬梅酒是一個令人愉悅的療癒過程

文、攝影/盧怡安

當時最喜歡的,是青澀而酸的梅酒,光想都好令人流口水。

喜歡梅酒,是四、五年前開始的小小習慣。

臺北巷弄裡,當時開了一間梅酒專門屋。我在青澀一點、或圓熟一點的、清澈一點、或濃濁一點的……深深淺淺、酸酸甜甜的各色梅酒之間,來來回回徘徊選擇,是自己給自己最浪漫美味的煩惱。跟黃熟、潤香的梅酒比起來,當時最喜歡的,是青澀而酸的梅酒,光想都好令人流口水。

消滅了排起來如整組整組保齡球瓶的梅酒之後,冬盡春來,我忍不住也想自己動手,看看能不能釀漬出更酸、更多變的梅酒來。

近期雜誌

激酒kik-tsiú

108年6月

激酒kik-tsiú

布頭布尾 pòo-thâu-pòo-bué

108年5月

布頭布尾 pòo-thâu-pòo-bué

等路 tán-lōo

108年4月

等路 tán-lōo

曝乾 pha̍k-kuann

108年3月

曝乾 pha̍k-kuann

午仔 ngóo-á

108年2月

午仔 ngóo-á

菜子 tshài-tsí

108年1月

菜子 tshài-ts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