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臺灣小麥長出的無限可能

從臺灣小麥長出的無限可能

文/徐育霓

攝影/蔡易儒


「小麥的種植不是從零到一那麼簡單⋯⋯」年輕的農夫馬聿安娓娓道出,從 2009 年開始和哥哥馬聿平在臺中 種植與推廣臺灣小麥的點滴。這一切都從保種員手中接下珍貴的 100 公克「台中選 2 號」小麥種子開始,臺灣 小麥有了無限的可能⋯⋯ 

曾經輝煌卻消失的臺灣小麥 

小麥為何會一度從臺灣消失呢?馬聿安說這要討論的面向很廣,國際貿 易、國家政策、飲食習慣、時代趨勢種種原因下,都讓小麥產業的競爭性消失 了。臺灣種植小麥的高峰期,栽種總面積曾高達 2 萬公頃,有 30 幾個品種, 甚至雲林的麥寮也是以小麥為名。 

而推倒臺灣小麥最大的因素,一個是二戰後美國運用政經關係,向戰敗國 與亞洲國家,大量輸入廉價麵粉做麵包,開著麵包車賣麵包、舉辦麵包師傅比 賽,甚至連麥當勞也是當時的產物,塑造了吃麵包 ( 漢堡 ) 是乾淨高級的形象。 麵條在當時更容易推廣,因為可以滿足當年經濟起飛、工商業發達的年代,須 快速獲取碳水化合物與熱量的大量勞動人口。 

另一個臺灣農民不種小麥的因素,就是水稻的溝渠、水路、代耕等一系列 耕種體制的完整化。當以前溝渠水路的系統沒有那麼好時,農民得等待驚蟄下 了雨才有辦法鬆土插秧,在這段等待的時間,種植小麥就是絕佳的選擇,但當 水稻的產業鏈變得完整,農民也就沒有種植小麥的需求,因此臺灣小麥就在這 樣的狀況下慢慢被取代了。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7年10月號

 

關鍵字: 小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