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的模樣】書店人的廚房

【廚房的模樣】書店人的廚房

文、圖片提供/朱培綺


朱培綺

雜學者、素食者,近期得知最新的身分是反映者。有著金魚般的記憶力。踏進書店業界至今14年,累積許多的書店搬家經驗,歡迎交流。


掀開熱騰騰的土鍋蓋,冒出的熱煙忽地散去,眾人紛紛更靠近一點,發出低呼:「是亮晶晶、粒粒分明的飯粒耶!」

「第一次看到米這樣一粒粒站起來的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這個擁有小方寸廚房的書店內,我迷戀起白米飯與糙米飯,蒐集亞洲各地米品種,辦搭伙米餐會、研究土鍋米飯的烹煮法、製作甘酒和米麴、米糠暖暖包等許多米的延伸。同為書店人的朋友曾經倚著廚房冰箱問,為何一定得用土鍋煮飯?我正垂著眼看顧一鍋咖哩,「沒有為什麼,只是吃過土鍋煮的米飯你就回不去了。」然後把火關了,細數土鍋的選擇、食材燉煮的比例與順序、循環性熱流與蓄熱性讓食物更美味,而且更節省能源,讓她第一次使用土鍋就上手。(如果我賣書的時候也能說得這麼神就好了)


2013年秋天,參加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影展,我們在影展餐會初次遇見山形縣的美姬新米(つや姬),主辦單位特意安排外國人實際參訪在地「男山酒造」、百年漬物店「香味庵」等地,於是回臺的行李箱塞滿了美姬米、純米大吟釀、醃漬菊花與紫蘇大根、藏王溫泉的紅花玄米茶,立即吆喝大家前來書店共食。從洗米開始便小心翼翼,讓在場的每個人都撈一下淘米時流動在指間的嫩滑,這才明白為何稱之為美姬米;而土鍋煮出的米飯,晶瑩剔透得令現場眾人驚豔不已,各式米食在這次「山形辦桌」都扮演一絕,有著不同的故事。兩年後,這個餐桌上的原班人馬,便一同實地見證了山形的物產豐美。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