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rayan交換日記】時代的傳說

【Parirayan交換日記】時代的傳說

文、圖片提供/王妃靚


Parirayan, 是屏東大社部落的原住民名,作者與幾位自學老師,在這裡和部落的家人們共工、共學。這個專欄是作者用很多句「什麼?」 跟山裡的人們換來的生活筆記。 


王妃靚

屏東人,在山腳下的閩客村莊長大, 長大後,到山裡和北排灣族朋友共工、共學。 現職為寫字工、大小孩玩伴,偶爾也是自學老師。

大社部落在莫拉克風災後遷村至屏東禮納里,某日在電台廣播聽到某位官員提及現在是「後莫拉克時代」,不知怎麼地心生一股強烈納悶,曾幾何時人們口中災後復建的日子已經來到後半段了?可是站在時間感之外往生活裡頭看,好像才剛開始而已。


風災後的遷村時代,初始留在原鄉的是空屋荒地,因為留下來的人不多,開墾緩慢,連入山檢查的駐衛警都不太相信山上還有人住。直到四、五年後原鄉復耕有些收穫,自給自足的生活也日趨穩定,才逐漸吸引少數族人回到山裡的田地。老人家們則是偶爾遇見來回原鄉與禮納里的人,才得以搭順風車上山看看走走,一解想家的心情。再過六、七年,又有兩、三戶回來整修或新建房屋,預備更長久的居住,但在部落大型 祭典隨著遷村轉移至山下新居的時代,大概只有在族人過世時,才會看到原鄉出現大量的人車。


幾次整地、立柱蓋屋、拔草疏苗、收穫作物時,留在原鄉最老的vuvu小湯帶領所有參與工事、農事的人,完整執行過去部落的作法,把屬於部落的過去傳給未來的世代,這樣的堅持嚴謹更甚於收穫的喜悅。


但在堅毅當中,總會有另一種呼喚。「啊,以前這個時候,我們都會互相去 別人的田裡幫忙啊。」「那個時候,誰誰誰最愛一邊工作一邊聽日本歌。」「有的一邊拔花生一邊就在偷吃,還吃到拉肚子,可是那個花生真是好吃。」vuvu小湯的田邊雜談,除了工作重點、過去的事物怎麼處理,還有一大半更是召喚著過去的人。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