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封鮮味的後援補給站 - 製冰廠工人

凍封鮮味的後援補給站 - 製冰廠工人

文/曾怡陵

攝影/陳家偉


       漁用冰在漁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它可以在漁人出海時用來避免飯菜酸敗、替現流仔保冰,市場魚販更是少不了用它來保鮮。我們走入製冰廠工人的一日作息,看看製冰背後的繁重工事,又為工人譜出什麼樣的生活樣貌。




       車子經過野柳風景區,沿著蜿蜒的路駛進一個散佈小商家和住家的寧靜聚落。尼莎颱風剛生成不久,強烈的日照讓海港蒙上過曝的顏色,在陽光下活動幾分鐘,皮膚開始隱隱發燙。早上六點,魚販、海產店老闆開著發財車、FRP箱車,三三兩兩地以新北市萬里區漁會製冰廠的碎冰塔為首,往後拉成一列,也有幾位外籍漁工從停靠在港邊的船上跳上岸,拿著塑膠籃等著。


製冰廠日常工事

       人稱「大熊」、83年次的技工蔡俊弘肩上掛著一條印有著萬里區漁會理事長名字的粉紅色毛巾,在碎冰塔下瞇著眼,用粉筆在對講機防水箱上寫下數字「2」,接著拿起話筒簡短地說:「車,兩支冰。」不久後,遠方空中傳出隆隆聲響,兩支塊冰順著上方滑冰道滑入塔頂的碎冰機進行絞碎。他轉動捲線機的把手來控制加冰管的高度,讓碎冰可以對準盛裝的容器卸冰。接著,大熊收下現金,或在出庫傳票寫下行號、數量和單價,讓買冰的人憑票到漁會信用部繳款。已經待了四年的大熊認識每個來買冰的人,「有釣具行、賣螃蟹的⋯⋯,街上遇到會打招呼啦。」卸冰時也會聊上幾句:「(漁獲)抓得好不好?」

       「旺季的時候,不到九點冰就賣完了。」 賣完冰,大熊走向工廠,指著前方的紅色指示牌說:「寫『今日冰已售完』那一面,會轉到 另外一邊去。」製冰廠供應的是漁用冰,「像是漁船出海會拿來冰要吃的菜,或者冰現流仔,如果拿海鮮去急速冷凍,那個價錢跟現流仔差很多啦!」新北市萬里區漁會製冰廠廠長林順乾補充。
越往工廠走近,馬達運作的聲音越清晰,要清楚溝通,就得大聲說話。「不知道的人 還以為,啊恁是咧相罵喔?工作久了會重聽啦!」林順乾扯著喉嚨說。

       工廠裡,大熊和其他三位工人分工加水、 將已結冰的塊冰脫模、拖冰,再接力移進冷凍 庫內。穿著短袖短褲的大熊換上釘鞋,矮身走 進小吊車內,跟塊冰一起升至儲冰室。一樓的 工人將塊冰移入吊車內,待在儲冰室的大熊則 負責把塊冰排好,這一待就是一個多小時。 

       出來時,大熊短褲膝蓋的位置多了兩圈濕 印,原來膝蓋也是移動塊冰的好工具。除了排列塊冰,他還得用竹掃把清掃冰室裡的冰屑。 這些塊冰一支重達300磅(約135公斤),要 移動也頗為費力,他的額頭已冒出涔涔汗水。 這時,林順乾在一旁叨唸大熊老是不穿外套: 「裡面冷,出來外面熱,按呢會破病呢!」大 熊稚氣的臉憨憨笑著:「我脂肪多呀!」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7年09月號

關鍵字: 製冰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