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像家一般的存在:森林護管員──比互.亞惠

山林像家一般的存在:森林護管員──比互.亞惠

文/李盈瑩

攝影/簡熒芸


泰雅族人比互.亞惠,漢名林憲敏,從小在武塔部落長大,整個宜蘭南澳南北溪流域,都是他跟隨父親長年走跳的領域,在同輩族人中,比互是其中還有跟老一輩學習過、有銜接到傳統觀念的青年,懂得尊敬祖靈,也敬畏山林。今年 45 歲的比互從事巡山工作已有 22 年,從早期的資源調查隊、水壩預建地的障礙木調查,到近年的步道巡視與深山特遣,還有臨時機動的山難協助與森林大火支援,幾乎一生都與山林有著緊密的關係。 

每日清晨,比互自武塔部落來到南澳工作站,在辦公室與同事簡單寒暄後,便查看當日的工作內容,一邊備妥 GPS、相機、砍刀, 以及裝有地圖與簡易醫護用品的隨身背包,便豪邁跨上林務局提供的重型檔車,一路前往工 作地點。 


工作首重敏銳度 

南澳古道是比互過去幾年被分配到的「一般巡視區」,林務局每位巡山員(正式名稱為 森林護管員)皆有自己所屬的巡視範圍,每月大約有八次的例行巡視。只見比互壯碩的背影,沿著步道隨手將芒草、枯枝、倒木清除乾淨,一些因大雨沖刷造成碎石崩塌的腰繞路 段,他則靠雙腳用力踩出路基,以便其他遊客 行走,倘若步道沿線有設施損壞,他則需記錄位於幾 K 處,待返回工作站後通報職員前來維修。 此外,每座巡視區或多或少都有承租給民眾或台灣電力公司等單位的土地,比互巡山時也會順道進行租約管理,檢察承租者是否有加蓋建築或違法利用。 


上述工作項目看似單純,卻考驗著巡山員對於山林的敏銳度,以及面對緊急情況時的應變能力。我們隨比互步行至古道兩公里處的 鞍部平臺,由此處往山裡行走數天,就能抵達 仍有檜木等珍貴樹種的飯包山,比互說明:「一 般山老鼠不走正路,會到處找路鑽,因此需仔細觀察鄰近是否有山老鼠留下的腳印與痕跡, 一旦發現人跡,就要到現場清查,或請職員另行架設攝影機。」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