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線切進美濃庄內,有機農場的招牌出現在林木搖曳的路邊,轉彎進去,許雅菁和莊傳芬耕耘進入第三年的「有塊田」橫亙在眼前。田埂間鋪有乾草的鳳梨園,細心講究秧苗間距的水稻田,以及交錯種著馬齒莧、皇宮菜、南瓜的菜園,是她們從北海道歸來後全心投入的實踐場域。她們的汗水灌溉這塊土地,孕育著她們的理想生活。

"> 3線切進美濃庄內,有機農場的招牌出現在林木搖曳的路邊,轉彎進去,許雅菁和莊傳芬耕耘進入第三年的「有塊田」橫亙在眼前。田埂間鋪有乾草的鳳梨園,細心講究秧苗間距的水稻田,以及交錯種著馬齒莧、皇宮菜、南瓜的菜園,是她們從北海道歸來後全心投入的實踐場域。她們的汗水灌溉這塊土地,孕育著她們的理想生活。

" >
許雅菁&莊傳芬:一座森林,開啟農耕流浪之路

許雅菁&莊傳芬:一座森林,開啟農耕流浪之路

文/戴芫品

攝影/林韋言


從臺3線切進美濃庄內,有機農場的招牌出現在林木搖曳的路邊,轉彎進去,許雅菁和莊傳芬耕耘進入第三年的「有塊田」橫亙在眼前。田埂間鋪有乾草的鳳梨園,細心講究秧苗間距的水稻田,以及交錯種著馬齒莧、皇宮菜、南瓜的菜園,是她們從北海道歸來後全心投入的實踐場域。她們的汗水灌溉這塊土地,孕育著她們的理想生活。

出走 追尋環境的解方

出身彰化福興的許雅菁,從小就跟著家人下田,即使因升學就業移居外縣市,週末依然回家幫忙農事;莊傳芬在好山好水的花蓮念大學,後來在臺中讀研究所,她觀察到兩地的環境品質存在著巨大差異,因而開始關注環境議題,深入研究傳統生態智慧。


相異的路徑,不約而同的觸發兩人的環境意識。許雅菁的父母採取慣行農法大面積種植,她知道唯有這樣才能扛起一家生計,卻也掙扎於商品化、慣行農法對環境的傷害。在工作的轉換期,她決定出去看看國外的農場,透過WWOOFJapan向北海道農場申請打工換宿,並邀請準備出國留學的莊傳芬同行。沒料到這一趟出走,讓她們都下定決心成為農夫。


鬆綁束縛 領悟耕耘之道

以高品質、高單價且低農藥農產品聞名的北海道,吸引許雅菁跟莊傳芬前去一探究竟。三個月下來,兩人先後進入五個農業家庭,跟著他們的作息生活,參與耕作、飲食、閒聊、泡溫泉。在如此密切的相處中,她們發現生活方式與人生經歷是完全扣合的,許雅菁說:「流浪就是不要把自己預設在某一個點,開放的去看、去感受,然後回過頭來,調整自己的生活。」


不設防地走入他人生命、與人交流,同時也敞開了自我的可能性。在流浪過程中,蘭越町的硫酸山農場令兩人大開眼界。許雅菁回憶初入農場時,迎接她們的是茂密的森林與生機盎然的菜園,完全想不到這片土地曾因北海道開發局過度開發,導致土質變酸,長年寸草不生。為了讓土地恢復生機,地主下島亘不求速效,十多年來不斷的割草、堆肥、覆土、植樹,才成功使土地重生。


除草時,許雅菁看見肥沃的土壤中生養許多蟲類,但作物卻未受蟲害。這般生態平衡的景象,激起了許雅菁心中想要務農的渴望,「好想要自己培養出一片這樣的土!」


許雅菁的內心嚮往農業,但若要採取自然的方式,就得捨棄慣行農法,等同要改變父母相信一輩子的觀念,光想就很沉重。在流浪路上認識了形形色色的農友,有人半路從農、有人從零開始,大家都不畏艱難地持續努力。遇見這些人,親眼見證這些事,逐漸鬆開了許雅菁的壓力,改變了長久以來將她捆縛的觀念,「我就接受這件事就是會這麼慢。如果這是一件對的事,我為什麼不能像他們一樣,不預設目標也不設定計畫,邊做邊調整,慢慢來達成?」放下想要成就理想、改變現況的急切,反而讓許雅菁多了一份從容,可以享受當下,持續耕耘。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