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限定的果園午夜場

夏季限定的果園午夜場

文/陳婷芳

圖片提供/林韋言


有「果中之王」封號的火龍果,是原產於熱帶雨林的夏季水果,果實常吃,花卻很少人看過。火龍果花只在夏夜綻放,僅有一夕的美麗,短暫卻永恆,有如「曇花一現」。在如此浪漫的花開時刻,果農為了讓有些得在花開時授粉的火龍果能漂亮結果,得抓緊時間授粉,夏季限定的果園午夜場,就在漆黑中隆重登場!

燥熱的5月天之後,總算迎來了遲來的甘霖,與火龍果農的夏夜之約被迫數度改期。很需要春雨的火龍果,以往5月底就可以採收第一批,今年等不到及時雨,遲至夏至才開始收成,整整延後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深夜果園的有氧森林浴

「你們大概晚上6、7點到就好。」高雄美濃同心圓有機農場負責人胡惠玲在電話中叮嚀著,火龍果和一般作物很不同的是,火龍果都在夏秋兩季夜晚開花,和曇花一現是一樣的,為了要替花苞收粉與授粉,果農也必須加入夜行性生物的行列。


入夜後走進果園裡,夏夜的寂靜正在蔓延,綻放的火龍果花在果農頭燈照亮下,雖然沒有花海的爭妍鬥麗,卻自顧自地美麗著。胡惠玲笑說:「我們辦過夜間小旅行,在果園晚上氧氣很多,感覺很舒服,而且開了這麼多花,光看就覺得浪漫。」原來火龍果是夜間吐氧植物,所以被譽為21世紀的環保水果,還能緩和溫室效應,在火龍果園工作等於是浸濡在一場有氧的森林浴,就算是夜間上工,也不會昏昏欲睡。


採訪前一晚,鍾紹文和胡惠玲夫妻倆在火龍果園施作到凌晨3點,「人家務農是早早起,我們都是早早睡」,她提到夏日開花期的工作時程大抵如此,戴上頭燈,手持水彩筆,背上花粉盒,晚上7點一到即整裝上陣。


回想當年懵懂投入火龍果種植,最初看到滿園開花的興奮之情,很快的就轉變為苦樂參半的矛盾心情,因為兩排都開滿了花,必須一棵一棵授粉,一排溝得走上兩趟,每次授粉都要算數,不能講話,也不敢聽音樂,否則授粉到哪裡很容易錯亂;再加上早期不懂留果的技巧,完全沒有疏果,火龍果花苞高低起伏太大,授粉時很像在玩蘿蔔蹲,效率差、又費力,重點是心情不美麗,「人家是數羊數到想睡,我們是算數算到發脾氣。」胡惠玲苦中作樂地說。


有機路上的挑戰與智慧

踏上務農這條路,鍾紹文和胡惠玲起初義無反顧地選擇有機的試煉,不難想像也和傳統務農的長輩發生了一場家庭革命,「我們是為了給罹患罕見疾病的大女兒一個食安環境,但爸媽想的是要怎麼去維持一個家。」於是他們一開始就決定自己租地,那時候很天真,剛起步就是七分大的土地,留果太多,傻傻地種、傻傻地收,結果就是小果很多,枝條扁得很快,不知道怎麼賣,夫妻倆只好從路邊小攤販起家,半夜做果醬,慢慢地學習成長。


「目前我們農場的白玉蘿蔔、番茄、火龍果,已做到有機與產銷的雙證履歷,白玉蘿蔔更是我們冬天食農教育的主要品項。」農場作物種類多樣,多屬特殊品種,如大寶火龍果、八彩蘿蔔、橙蜜香番茄、牛奶菱角地瓜、水果玉米、南瓜、芝麻、草莓、人蔘果、黑豆、蜜蕉等等。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8月號

關鍵字: 夏夜 火龍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