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海底星球──雙世代水草玩家的相遇

他們的海底星球──雙世代水草玩家的相遇

文/李盈瑩

圖片提供/簡熒芸


來到位於宜蘭縣員山鄉的「勝洋水草休閒農場」,盡地主之誼的是從小在魚池旁長大,爾後帶領家族轉型做水草事業的徐志雄,另一位則是在新竹開設「墨耘水草造景」的新生代水草玩家魏志閔。眼前的五年級大叔與七年級生,兩人除了是供應商與客戶的關係,也在今昔截然不同的發展背景下,展開了跨世代的對話。

開拓產業的資深玩家與半途出師的新世代


徐志雄出生時,宜蘭員山有許多村民從事鰻魚養殖,他的父親也不例外,長達


15年的時間,仰賴一尾尾外銷日本的成鰻來養家餬口。然而,相較於其他縣市,宜蘭的氣溫低、陽光少、雨季長、颱風多,別地的鰻魚一年半就能養成,宜蘭的鰻魚卻硬生生多出半年,其中無論是電費、飼料、人工成本都高出許多,即便徐志雄的父親後來改養鱘龍魚、熱帶魚、蝦子等水產,事業仍不見起色。直到徐志雄退伍後,在朋友建議之下開始投入水草養殖,才慢慢發現原來宜蘭許多濕地本來就長有野生水草,於是他找來圖鑑,跑遍蘭陽平原,像尋寶般蒐集各地種源,並向國外技師學習水草繁殖技術,就這樣一路從水草養殖、開水族館,逐步走向今日休閒農場的型態。


除了推出具有遊憩價值的水草餐點、蓮花茶飲、水草苔球或生態瓶DIY,勝洋農場也設有草場,持續進行水草養殖,並供應給全臺水族業者,而魏志閔就是他的客戶之一。負責水族造景設計的魏志閔,原先在竹科工作,僅利用閒暇養魚玩草,但一頭栽入熱愛的事物便越陷越深,後來索性辭掉工作,專心從事水草事業,並運用出身景觀學系的美學基礎,設計出日式簡約或充滿自然意象的水族造景,深受許多公司行號與大老闆的青睞。


從熱絡到沉寂的水族產業


平日與勝洋水草僅以網路聯繫訂貨的魏志閔,看著園區各式各樣的水草種類,以及徐志雄最新研發的水族照明設備,頻頻驚呼:「哇你們有這個!之前都不知道,我可以訂貨來賣嗎?」被鼓舞的徐志雄又再端出其他新作,兩人就這樣討論起各大廠牌的優劣,以及難得一見的水草種類。


雖然徐志雄認為宜蘭的氣候條件不佳,水草在冬季生長狀況遠不如南投等地,但身為訂貨端的魏志閔卻能清楚看見差異,「我跟很多廠商配合過,像粉紅虎耳、紅宮廷這類紅色系的水草,勝洋的顏色就比其他地方還要鮮豔,可能是因為這裡有經驗老道的養殖技術,加上水質、溫度、光線等差異。」


雖然入行早,並握有扎實的水草養殖技術,然而走過二、三十個年頭的徐志雄,一路看著水草水族業的興衰起落,也不禁感嘆:「早期自然濕地中,真正具有觀賞價值的水草並不多,但只要能找到一株,初期的賣價都很好,像是鹿角苔、莫絲等水生植物,拿去水族館一天可以賣到上萬元,還有昔日宜蘭山腳下成片的穀精草,單株的批發價可以到上百元。當時臺灣的水族業一片榮景,《水族生態》、《觀賞魚》等刊物相當蓬勃,民間策辦的水族展也十分熱絡,如今景氣走下坡,許多業者削價競爭,甚至不放心思設計店內的水族展示,就讓水草賠錢賣,吸引顧客上門後再靠周邊設備賺取利潤。」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