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上的鳥類知音人──鳥類嚮導

島嶼上的鳥類知音人──鳥類嚮導

文/曾怡陵

攝影/何忠誠


《國家地理》雜誌寫手、美國賞鳥名人諾亞史崔克(Noah Strycker)曾於2015年訪臺,記錄到118種鳥類,其中25種為臺灣特有種,他在當年度eBird鳥類資料庫上傳超過六千種鳥類資料,名列全球第一。短短三天內,他能在臺灣看到這麼多種鳥,靠的是鳥類導覽對鳥類習性的熟悉度。

石門水庫旁的林蔭道上,來自新加坡的賞鳥團跟著洪貫捷的腳步,隨著忽左忽右的「魁——魁——」聲響探望,樹影間的每次騷動和鳥鳴,都牽引著團員手上的望遠鏡和大砲照相機。眼前掠過一道藍影,大家低聲驚呼之際,身披豔藍羽毛的臺灣藍鵲飛上枝頭。團員Jenny用下巴指了指洪貫捷說:「新加坡賞鳥圈說在臺灣 He is the best (他是最好的),來臺灣要找他。」


小島有輕鬆賞鳥的優勢


洪貫捷前一天才從「美國賞鳥博覽會(the American Birding Expo)」回來,左手還留有帝雉外型的靛色暫時性刺青。會從事鳥類導覽的工作,一方面能延續賞鳥的興趣,一方面也想賭一口氣,「我念生物系,相關的事情就想做個20年、30年。」從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研究所畢業後,曾在中華鳥會等鳥類保育團體工作,第一次帶賞鳥導覽,起因於同學的英國友人想來臺灣賞鳥,之後業界知道他可以帶賞鳥,便轉介相關機會,從2008年斷斷續續地做,至今已十年。


臺灣為世界九大候鳥遷徙線之一,東亞到澳洲遷徙線的中途站,可同時看到八大生物地理區中古北界與東洋界的鳥類。只能在臺灣觀賞到的特有種有27種以上,是國際鳥友的賞鳥天堂。


目前來臺灣的賞鳥客人,有停留5至12天不等的專程賞鳥客,也有半天至兩天的短天數商務型或郵輪遊客。對國際賞鳥客來說,臺灣的優勢是短短幾小時就可以上山下海,而且目睹珍稀鳥類的機率極高,「除了冬天看不到臺灣叢樹鶯, 一般來說10天都可以看得到25種特有種,最差也有23、24種。」洪貫捷說,幸運的話,光在大雪山就可以觀賞到26種特有種,剩下的一種,是僅分布在臺灣東南部的烏頭翁。「但鳥類的出現無法預期,有時候兩個人前後相隔十分鐘,看到的都不一樣。」他說,賞鳥的需求一直都在,只是帶團會有壓力,因此做的人不多。他曾遇到天氣不好外島交通取消,有些人沒看到鳥就會給臉色看,也有過度要求用餐品質而超出預算的。


廂型車在水庫外圍慢速行駛,洪貫捷搖下車窗,尋找鳥類的身影和啼聲。車子停在高處,一行人順著人行道往下走,彼時四周只剩蟬鳴。他看了時間,「現在是下午兩點半,不太是適合賞鳥的時間,只有聽到蟬的聲音,沒有聽到鳥的聲 音。」步行才約莫十分鐘,大夥在路旁的溪洲公園停了下來,數以百計的紅嘴黑鵯在林間喧鬧。「在臺灣賞鳥的好處,是沒有瘧疾,也不用受水蛭吸血之苦。」拜交通網絡密集之賜,不必長途跋涉、費勁走入僻徑賞鳥,「交通發達到太誇張,路邊就可以賞鳥了。」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