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酪農更在乎動物生活的心意──大動物獸醫

比酪農更在乎動物生活的心意──大動物獸醫

文/曹馥年

攝影/林韋言


從餐桌到衣著,人類的生活與經濟動物緊密相繫,卻只有不到一成的獸醫師為牠們的健康把關。從事大動物獸醫七年,一個人照看三十多個牧場、六千頭乳牛的龔建嘉,每日天未亮就出門,星星升起時返家,腳踩動物排泄物,身上沾著草屑,在偌大牧場中為乳牛健檢、看診。他認為,每頭牛都應享有完善醫療、舒適生活環境的權益,這個任務,就由大動物獸醫來把關。

剛接近臺南市下營區文雅牧場入口,一頭乳牛小跑步迎面衝來,文雅牧場場長吳訂河與大動物獸醫師龔建嘉連聲吆喝,將牛趕進旁邊的牛棚。


「牠剛生完,正要移到恢復區,一緊張,就跑起來了。」吳訂河一面說,一面快步走進牛棚,拿出登載乳牛分娩日期的記錄本。龔建嘉戴上長臂手套,翻過牛棚欄柵,手握超音波儀器,在吳訂河「產後47天」 的報數聲中,他將左手臂俐落穿過乳牛肛門,埋進直腸觸診,同時監測右手腕上的超音波螢幕,「這隻的子宮有沾黏!」


半個身子沾滿牛糞的龔建嘉,爽朗笑稱這隻手是他的「黃金左手」,「幾秒超音波,就可以掌握子宮與卵巢狀況、膀胱是否腫大,腎臟也能檢查到。」


為大動物治病的使命


相對犬貓等小動物獸醫,大動物獸醫主要診治牛、羊、馬、鹿,尤其以牛為大宗。為牛健檢是大動物獸醫的日常,龔建嘉這天清晨6點半從雲林住處出發,奔波六個牧場,一天檢查三百頭牛,下午4點才吃第一餐。做完健檢,一頭剛出生的小牛不願進食,他掛上聽診器,診療結束已經天黑。


黃金左手有職業傷害嗎?「起初隔一段時間就要去拔罐、針灸,習慣後就比較少。但遇到易緊張、脾氣差的牛,屁股搖來搖去,還是有受傷風險。」


33歲的龔建嘉,國中開始喜歡生物課,大學就讀中興大學獸醫系。「大家聽到獸醫,第一個反應是『犬貓經濟很夯』。但從小動物、水產、野生、經濟到實驗動物等,都是獸醫的工作範疇。」


他想了解獸醫在不同產業的發揮空間,求學期間接觸過野生、實驗、經濟動物,大學畢業後,還曾到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為紅毛猩猩、馬來熊麻醉健檢。


經濟動物中,雞、鴨等禽類因單位價值低,患病時多採解剖查明病因,預防集體感染;一頭牛價值大約十萬元,獸醫較有「治病」機會。「對我來說,牛比較有醫療的感覺,我喜歡大自然,和牛相處起來很自在,大四就決定要當大動物獸醫。」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