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場見】一定會有人記得綻放那刻的你,給《火花》的神谷

【散場見】一定會有人記得綻放那刻的你,給《火花》的神谷

文/路瑋

圖片提供/安可電影股份有限公司


路瑋

邁入中年的電影愛好者,比較常窩在家裡看電影,不愛上電影院享受大螢幕,可能是因為這樣,看見與分享的,總是電影裡的那些幽微小處。


電影簡介

《火花》是日本導演板尾創路的作品,故事改編自日本芥川賞的同名文學小說,電影描述從小立志成為漫才藝人的德永太步, 某次表演偶遇了前輩神谷才藏,兩個人為了成為出色的漫才師相互扶持、激勵及映襯,跌跌撞撞地將人生最輝煌的歲月青春, 用在追逐理想的道路上。 

神谷,你可能很難想像,比起德永,這個拜你為師一路相伴,但星途和結果都比你好上許多的後輩,我其實更喜歡和佩服你。


會這樣說,是因為那些本來和你共同追求理想的夥伴們,不論是誰,最後都看清了現實這堵厚牆的巨大和不可對抗性,而紛紛繞行通過,不願正面抵抗,只有你仍一次又一次的朝它撞去,把自己的人生撞成了一灘爛泥,軟爛的任誰都接捧不住,想張手嘗試,僅會換來滿掌髒汙。


那個願意和你同居,照顧並金援著你的女孩真樹,大概最能體會此般滋味。神谷,我們絕對都感受得到,你和真樹之間再明顯不過的感情,但當德永問起你們的關係時,你卻回答兩人並非情侶,甚至希望真樹能夠找個正經的男友交往,你告訴德永:「和我交往簡直就是地獄啊。」


會這樣,是因為你的生命除了漫才,根本無暇顧及其他,連騰出個空間給真樹也不行。這種狀態下的你們當然沒有好結果(又或者該反過來想其實這是最好的結果),真樹如你所願的找了正經男人交往,搬離告別的那天,竟也瀰漫著搞笑氣氛,直至闔上門、別過身以後,彼此才流露出悲傷的情緒,接受分開的事實。


神谷,從此以後,你的生活過得越來越不如意,失所流離,成為旁人眼中的孤魂野鬼。那麼,我是不是該俗套的問問你,選擇了漫才這條路,真的值得嗎?


這當然不是個好問題,但卻有很多人會想知道答案。我想,美國作家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在《失意錄》這本描寫自己年輕時的自傳小書中,便做了明確的回答:「當作家跟選擇當醫生或警察不同,它不是一種『職業選擇』,不如說是它選擇了你。一旦認了命,承認寫作外沒有別的工作適合你,你便得準備走一條漫漫長路。除非得到上天特別眷顧(抱這種希望的人是傻瓜)……我只想要有機會去做自認注定要做的事。」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11月號

關鍵字: 路瑋 火花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