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女話她】藝術家不想當媽媽,請問有事嗎?

【畫女話她】藝術家不想當媽媽,請問有事嗎?

文、圖片提供/潘家欣


專欄簡介

以藝術家、主婦、母親、妻子、女兒之眼重讀世界名畫,並用擴音機用力廣播畫面中長期缺席的女性之聲。搭配插圖均根據原作改繪而成,有時搞笑,有時殘酷。


潘家欣

臺南人,1984年生,大學主修美術,著有詩集《妖獸》、《失語獸》。平日剪 紙、寫作,最近開始兼任睡眠不足的新手媽媽。

2016年的舊聞,南斯拉夫的行為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以下簡稱瑪莉娜)在德國接受當地媒體《每日鏡報》訪問時說:「在藝術世界裡,女性無法和男性一樣成功的原因,並非因為缺乏具才華的女性,而是因為女性無法犧牲愛情、家庭和孩子。」並且自承墮胎:「因為我知道這將會是我生涯的一場災難,一個人身體的能量有極限。」


此言論引起軒然大波,瑪莉娜身為當代行為藝術之母(連女神卡卡都是她的腦粉)講出這種言論簡直就是背、叛!背叛了現代女性與男性平起平坐的專業度,竟然為母職天生的陳年論調護航,看看人家紐西蘭總理都可以在就任期間休產假了,國會議員都可以一邊餵孩子喝奶一邊質詢官員了,瑪莉娜怎麼還在發表這種「女人懷孕會影響工作效率」的言論!甚至還有藝術家貼出了自己一邊哺乳一邊打字的照片來跟她嗆聲:女性藝術家也是可以一邊生孩子一邊工作的!


問題是,瑪莉娜說的是實話(攤手)。


如果不用在奶上掛兩個孩,創作進度不知快多少啊!腰不疼奶也不會痛啊!悲哀的是,瑪莉娜2016年的發言太過誠實,所以大家都被戳到了:當代仍有許多女性藝術家必須割捨作為母親、享受家庭的權利,來追逐自己的藝術夢想,而男藝術家,不、必。


有些人會說,懷孕、生子,這也是很重要的人生課題啊,為什麼瑪莉娜逃避這個選項呢?這樣對藝術家來說不是很可惜嗎?


但,為什麼懷孕生子非得是「女」藝術家的必要選項不可呢?我們會去探問梵谷為什麼不結婚生孩子嗎?單身會傷害梵谷的專業度嗎?他的藝術生涯因此有所缺憾嗎?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