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學】啊呀!acicim!

【採集學】啊呀!acicim!

文、攝影/歐陽如修


專欄簡介

在山那邊的濱海處,遠離了城鎮,遠離了商業,人類最原始的生活所需,仍有一定比例仰賴採集、手製和交流的形式,所在之地、所見之人和物,都有著文化的經驗和故事的傳承。 作者正生活其中,採集著這些種種。 


歐陽如修

台灣好食協會的港口部落駐地員工。平日除了與在地農民一起照顧石梯坪水梯田的農務工作,也努力跟著 ina、faki們學習如何好好過生活。

「酸溜溜的感覺!好像戀愛的滋味」,這句話在聞酸色變的港口部落裡……好像不大適合呢。


說到酸,部落裡的老人家反應真是好可愛。只要提到酸酸的東西,ina們就超有默契地一起皺起了鼻子、瞇起了眼睛,嘴巴緊緊揪得像小籠包一樣喊著:「啊唷! acicim !」


acicim,音似「阿晶晶m」,就是「好酸」的意思。ina們張力十足的表情,即 使小小的一片橘子,都像酸到心坎裡去了一樣。


到底為什麼港口部落的人這麼不愛吃酸呢?大部分的說法是因為檳榔。「像我們喜歡吃檳榔,琺瑯質都吃到沒有了。不要說吃了,光聽到酸的東西,像這個柳丁啊,啊唷!acicim!沒吃牙齒就軟了。」Looh大哥光看著眼前的柳丁,臉就已經皺得像生吞了一顆檸檬一樣。


於是在部落的廚房裡,想當然很難看到醋的出現。要是一盤菜裡飄出醋的氣味,大概也就立刻被流放餐桌邊疆了。偶爾看到或聽到有大姊會往菜裡加醋, 大哥便說:「那應該是外地回來的啦。」


酸味,竟也成了判別身分的依據。


怕酸的這裡,果樹也同樣成了乏人問津的觀賞型作物。大哥說:「我們部落很好玩喔,常常種很多水果,但是怕酸都不太吃。然後這些水果就一年一年長了掉,掉了又再長。你看長得很多果實的樹啊,都沒有人要採去吃。但是看了漂亮,大家都高興。」大哥笑稱部落就是這麼富足,水果擺著看就好了,反正不怕沒東西吃。


說來有趣,部落裡也不是沒有acicim的零食。但那些都不是超市裡買得到的,而是隨著季節在山林、在路邊才能採集到的各種好料。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