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女話她】亞洲女神的清新氣息

【畫女話她】亞洲女神的清新氣息

文、圖片提供/潘家欣


潘家欣 

臺南人,1984 年生,大學主修美術,著有詩集《妖獸》、《失語獸》。 平日剪紙、寫作,最近開始兼任睡眠不足的新手媽媽。 


專欄簡介 

以藝術家、主婦、母親、妻子、女兒之眼重讀世界名畫,並用擴音機用力廣播畫面中長期缺席的女性之聲。搭配插圖均根據原作改繪而成,有時搞笑,有時殘酷。 

說到美女,我們對美女的定義是什麼?身材纖細窈窕?鼻梁高挺?眼睛要大且深邃?睫毛又長又翹?如果以上皆是美女標準,那麼亞洲女人大概三分之二都是醜女了,欸欸欸等一下,不能這樣比吧?基因不一樣啊!


那為什麼高鼻美目、修長窈窕的女性,變成了全世界的美學標準?因為不管是古典美神維納斯、冰雪奇緣的艾莎,還是電影裡的神力女超人,全部都長那樣啊!欸欸欸等一下,我又不是希臘人,維納斯長怎樣跟我無關吧?那你舉個美麗的亞洲女神雕像典範來給我看看,媽祖?王母娘娘?觀世音菩薩?(不對,觀世音菩薩是男性啊啊啊)


說笑完畢,讓我們來承認有點逼哀的事情,20世紀以來,西方強盛諸國不僅主導了全世界經濟、政治走向,也壓倒性地影響了藝術的審美觀,詮釋權通通都在洋人手上,誰是美女?洋人說了算啦。其中,有個雄心壯志的日本,因為看到洋人好強,所以也想要變強!想要成為海賊王,不對,是大東亞之王!所以就給他用力的明治維新一下,派出了強大留學團西進取經,全套西洋文化哲學醫學什麼都學回來啦,當然,也派出了留學生學習西洋美術,造就日本20世紀西洋藝術風潮崛起。


好der,因為臺灣被日本殖民了50年,將將好趕上明治維新以後的文化改革成果,日本在臺實施的國民教育制度,也很自然地納入了西方教育的美術、體育課,過去傳統漢學教育受到衝擊,日治時期出生的臺灣人,則開始思索自己到底是中國人?日本人?西洋人?還是臺灣人?好混亂啊啊啊。


臺灣第一位雕塑家黃土水,可說是在日治時期中,東方、西方美學交鋒誕生的全新物種。1895年出生於臺北,黃土水的童年在大稻埕度過,街上多是佛像、佛具雕刻,他就在傳統木藝薰陶下長大,再加上哥哥又是木工師傅,自然造就黃土水的好手藝,20歲那年,因為雕塑作品太出色,被總督府民政長官推薦到東京美術學校留學去,1920年就以《山童吹笛》這件雕塑入選日本境內最高展覽──帝國美術展覽會(簡稱帝展),成為第一個入選帝展的臺灣藝術家,超厲害的!


不過,在日本學習的西洋雕塑觀念,其實跟臺灣傳統雕塑很不一樣。在臺灣,黃土水雕刻的是李鐵拐這類民間神話人物,在日本,卻學習到人體結構的寫實方法。東方神話與西洋經典、日本與臺灣,哪一個方向才是自己的人生目標?


1921年,黃土水的大理石雕像《甘露水》再次入選帝展,這件裸女立像可以說是黃土水對於亞洲美學的明確主張:從貝殼中誕生的裸女,令人聯想到西洋神話經典的維納斯主題,但是《甘露水》的模特兒卻是亞洲女孩:纖小的乳房、短短的身材比例、寬頰扁鼻的臉孔,甚至連她走出的蚌殼都從傳統西洋繪畫的硨磲貝改換成……沒錯,就是文蛤啊啊啊,這是臺灣和日本的民間神話美女──蛤仔精!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