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食部】白煮蛋

【朝食部】白煮蛋

文、攝影/嚴葳


雖然在這世界裡,花枝招展的早餐好多,但大部分的早晨,我只想吃一顆白煮蛋。「熱熱的,鹹鹹的,然後一點點飽的就好」,當早起的胃口冒出這些願望,我就會去煮蛋。

白煮蛋真是最簡單也最難的蛋料理,如要灑脫,就整顆丟進熱水煮到想起它,撈起吃個全熟;如果要稍微享受,就要認真一點。


我不是爆漿汩汩蛋黃的熱愛者,覺得那失控的蛋液讓人驚慌,沒即時接住吃掉就要流瀉四處,惋惜和懊惱不是一早想面對的。所以我的白煮蛋,從冰箱拿出來,洗洗,和冷水一起入鍋,開中火至滾,途中稍微攪拌讓蛋黃置中,水滾後,鍋子加蓋,熄火,燜七分鐘。


燜好取出蛋,丟進冰水泡一下,如果冰水泡的時間剛好,蛋體仍熱,蛋殼已離蛋,剝開一小角,應能喀啦啦的一剝到底,是早晨的專注力運動。


然後我會自製胡椒鹽,轉兩下玫瑰鹽,撒兩下白胡椒拌一拌,手捏蛋鈍頭這端,小心翼翼的用尖端去輕點椒鹽,一定要小心,如果不慎蘸太多,這顆蛋這麼小,這口蛋這麼鹹,嚇到一早的舌頭,早餐就失敗了一半,不行。


燜了七分鐘的蛋,蛋白Q彈不硬脆,蛋黃凝固大半,只剩中心將凝未凝的熔岩般發光。一口兩口咬出這完美蛋黃後,就會呼的安心,覺得今天應該也能做個不錯的人。


PROFILE

嚴葳 臺南人,平面攝影師,沒什麼大抱負只是愛煮愛吃,所以目前專攻食物攝影,也做食物造型,偶爾寫點生活的字,生活大概就是這樣了,有一些吃的,還有一些別的。臉書粉專「Somefood & Something Else」也記錄著這些。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月號

關鍵字: 朝食 白煮蛋 嚴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