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人生場】潤餅,永遠帶不走的思念

【菜市人生場】潤餅,永遠帶不走的思念

文、攝影/蘇凌


嘉義朴子市場內,有一潤餅攤,招牌上同時寫著「潤餅」與「春捲」。在我的理解上,都是指那以薄皮裹著熟料的冷食。然而有人堅持「春捲」是炸過的、體積較小,且常作為辦桌菜菜餚。我想是作法的不同,本意都是那捲春天時享用的食物吧。


點了份潤餅,老闆問:「內用還是外帶?」想著老闆是在耍我嗎?潤餅不就是塑膠膜捲起拿著吃?那我在「內」還是「外」吃有差別嗎?但仍耐心地回答說:「外帶,謝謝。」

欲離開時,轉頭看見攤前的桌椅上,有個阿伯一手握著潤餅、一手捧著茶杯,抬頭望著我們:「阿妳們怎麼不內用?內用有送柴魚湯內。」邊舉起手上升起氤氳熱氣的茶杯。


日後才發現,令我吃驚的「內用潤餅配柴魚湯」是一種常態。就像我阿嬤做潤餅時會煮一鍋大黃瓜魚丸湯,春捲攤也在爐上煮一鍋柴魚湯,鍋上蓋著有孔蒸盤,盤上堆著炒好的高麗菜;中間一圓管穿過盤子、通到下方湯鍋,勺子既可伸入其中撈湯,鍋內直直上冒的蒸氣更可為高麗菜保溫,高麗菜湯汁又同時滴入湯裡,倍增清甜。


在外吃潤餅,最容易比較的是內餡種類。我總以為潤餅有一個標準,而這項「標準」便是自家的潤餅:油麵、青蒜皇帝豆、豆薯、胡蘿蔔炒高麗菜、蛋絲、芹菜炒豆乾、豬肉絲、白韭菜、鹹菜炒薑絲,加上有時的Bonus烏魚子。只要外頭吃的潤餅餡料不足以上任一項,便覺得是這個潤餅「少」了;而若有任一項是家中沒有的,又覺是「多」出來的。


PROFILE

蘇凌 

 「野孩子肢體劇場」團員,同時龜速書寫著自己的菜市場踏查雜文粉專「蘇菜日記」。忙碌時不會放棄游泳,以及雖然每次半途都會後悔、但還是喜歡的爬山。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月號

關鍵字: 潤餅 嘉義朴子 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