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與光】時移草花入室

【時與光】時移草花入室

文、攝影/曾泉希


時輾轉光,光吞吐時,一季與一季,之間,接續的動能,是萬物生滅看似無形,卻隱隱有序的默契。有甚於四季節氣輪番上演的,是每日晨昏朝夕,光擺渡,微溫抑揚。臨在銀霧草的,是初冬微冷的光色,帶點銀,將綠粉化。條狀細葉,綿密輕柔,垂覆在袖珍椰子紅橘花梗,以及綠轉紫,顆顆分明的果實上,將開在園子裡的,橫度過秋末的金黃燦花,撚然精華以進入一顆顆球果,飽滿,圓潤,承載的鼎盛之姿,同時也揭示其生命循環的終結。

擴散在空氣的微量元素,無所不在裹住感官的觸及,在家裡,眼睛遍尋的仍是陽臺的眾草花。已進駐兩季的西洋蓍草委身在爆滿的盆子內,仍不斷從密叢裂狀碎葉串裡冒出捲曲新芽葉,把剛挺出來的,及正值枯黃的幾根葉拔起,疏葉,讓更多蠕蠕而動的小芽,有空間竄出。幾片稚嫩新葉,帶著草味,放入器皿中,成了順著銀霧草綻放的流線被安置的花材。陶瓷劍山,正定姿穩固與型造它們,注入一些水,維持短葉脈柄的吸水能力。放在室內,不受風掃給一點小間接光,十天內,可繼續近觀,直到萎枯,直到草花盡其表述。


PROFILE

曾泉希 

走草路,尋野花,愛種植。在設計藝文出版業,編輯、寫作多年。著有《植氣生活:植物系女子的山居日誌》一書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