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通信】定番的新年食物

【餐桌通信】定番的新年食物

文、攝影/林品嘉、佐藤敦子

翻譯/馬力


敦子老師:

新年快樂~原來你的靈魂食物是醬油啊!沒有醬油真的會讓人感到一陣慌張!有一年,從臺中搬到臺南,準備第一次開伙時,挑選了一瓶臺南的壺底醬油,口味甘甜適合醮醬,但卻不是我心中自家的、適合滷煮的鹹口味醬油,前一個月就在不對勁的甜鹹中度過了。

來自山形的同事說她剛到關東的時候,嚇了一大跳,怎麼那麼鹹!她口中的關東醬油是「キッコーマン」〔註1〕,也就是臺灣說的龜甲萬醬油。她的家鄉山形,習慣吃的是叫作「味マルジュウ」〔註2〕的高湯醬油,秋天山形縣民都會在河川旁舉辦「芋煮會」,每到這個季節,她就會用這罐醬油和山形寄來的小芋頭,煮上熱呼鬆軟的一鍋,沒有這罐醬油萬萬不可。說到這呢,剛到日本尚未找到合適的醬油之前,買龜甲萬就對了,至少離記憶中的臺灣口味不會相差太遠,當然啦,大家可能會有各自擁護的自家醬油,說是身體流著醬油也不過分。


剛過完日本新年,敦子老師的定番新年是什麼樣子呢?日本同事們都各自返鄉去了,剩下深山裡的四個臺灣人,準備了「應該是這樣吧」的日本新年御節料理,和圓滾的水餃,硬是在餐桌上攤開日式暖被,擺上不知哪來的中菜轉盤,過年的這一天總是和其餘 364 天不同!


我們經常一起包餃子,還記得第一年,看見另一位臺灣人手心裡的餃子,是由兩邊抓摺折向中心再用力一壓的元寶形狀,我高興地大叫說:「我們是一樣的!」日本人的餃子,是一個一個規矩的扇形摺子,印象中餃子的樣子。後來還遇到了好幾位,和我包出一模一樣餃子形狀的臺灣人,原來不只是口味啊,還有那些藏在手裡的記憶和來自同一個地方的祕密,嘻嘻嘻地因為擁有共同的祕密而竊喜。


〔註 1〕キッコーマン〔kikkoman〕:為日本千葉縣「龜甲萬公司」所生產,在世界多國皆有販售,是大家熟悉的醬油品牌。〔註2〕味マルジュウ〔aji marujyu〕:為日本山形市「丸十大屋公司」所生產,是一款加了柴魚、魚乾等食材熬製的高湯所調味而成的醬油。


品嘉桑:

新年快樂。


臺南,我也有去旅行過!如果從東京去臺北,會覺得「在臺灣時間都過得好慢啊」,但如果從臺南回到臺北,則會覺得「臺北真是個忙碌的城市」。臺南就是個這麼悠閒的城市啊。食物的味道比臺北要甜,雖然沒有像臺北這樣的講究,但是有種甜甜的、家庭味道的感覺。


家母也是「只用龜甲萬醬油」的人(龜甲萬是在我成長的千葉縣製造的)。但我因工作的關係,常會收到醬油,或用不同的醬油來試做,因此常會使用到各式各樣的醬油。所以我的血液裡混合著各種醬油,一半是龜甲萬醬油(從小習慣的部分),另一半則是各式各樣的醬油(成為料理家後的部分)。


近年的新年,我都會在特定的餐廳購買御節料理。其實御節料理是為了要讓平常辛苦忙碌的媽媽休息而來的。而且以前元旦時沒有什麼店會營業,才會需要做各式可以保存到過年結束後的料理。


現在在日本,越來越多太太也會工作,先生也開始會分擔家事(雖說家事大部分還是由太太負責)、很多店面和便利商店過年也會開24小時,超市也大都會開,所以已經失去了準備御節料理原本的用意。


以前我也會準備御節料理,御節料理需要很多品項,很多都是難以少量製作的。如果要以好做的量來製作,做完一整套,我們只有夫妻兩人,可能要吃上一整週一樣的御節料理呢!當然現今還是有會自己做的家庭,但基於各種理由,真的是越來越少了。


但是呢,即使如此,我還是一定會做的就是雜煮!我們家的雜煮是外公煮的東北風味的醬油雜煮。說起雜煮,真的有很多想說的~以後有機會再聊吧!不然會不夠寫(笑)!


PROFILE

林品嘉,2011年成立「100個,冰茶、水果、家庭料理。」工作室,擔任一人農產開發局。感受臺灣帶給自己的澎湃與大方,並期許自己永遠知道她的可愛之處。


佐藤敦子,日本料理研究家,為「肚子料理生活工作室」主理人,與狗狗Tinker跟Moomin的媽媽。目前居住於東京,除在自家教授料理,也不定期來臺開設課程。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