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大陸食旅】寒天貯藏而來的甜美蔬果

【西大陸食旅】寒天貯藏而來的甜美蔬果

文、插畫/毛奇


歐洲的冬天吃什麼蔬菜呢?這真是個好問題。


如果是在臺灣,就可以說,葉菜類大出的時節,所見皆美,請好好享用。但是在溫帶的德國,冬日最主要的蔬菜,就是根莖類了。比如說,結頭菜、蘿蔔、歐洲防風草、蕪菁、紅蘿蔔、根芹、大白菜,包心菜,高麗菜等,大都出脫得甜美細緻,燉煮很有味道。佐以溫帶長得特別好的粗肥韭蔥、十字花科的花椰菜、羽衣甘藍、抱子甘藍,也很可以度過冬天纖維素以及維生素缺乏的晦澀天氣。

您可能會說,馬鈴薯呢?啊,是,怎麼能忘記馬鈴薯。我的義大利朋友老是用鼻音嘶嘶作響,說「德國人、馬鈴薯人」(Germans, potato eaters),揶揄德國人的飲食習慣。不過德國人當然有滿滿不同類型的馬鈴薯,獨自成一個食物範疇,脫離蔬菜的範圍,因為這是主食。在市集的馬鈴薯攤販,可以獨自成為一車,大的小的,咖啡赭色的,淺黃皮的,紫皮的;質地粉而鬆軟,光滑而帶有臘質感的;從功能區分,烘烤的,水煮的。跟不諳英語的攤商好好說明,也能為你選擇一袋適當的馬鈴薯。


水果類的話,一般來說是蘋果。德國人對蘋果有強烈的情結,蘋果派餡餅,蘋果氣泡水,白雪公主的故事裡公主也是吃蘋果,綠的黃的紅的大的小的蘋果,選擇很多。要不就是從歐洲南方進口的柑橘類。但特別值得一提的,還有冬日歐洲大陸上的柿子。柿子生得橘黃渾圓,很大一顆,但體型稍長,不同於略扁站得安穩的甜柿。如果放軟了削皮來吃,甜美軟,如晶瑩大果凍似的,非常美味,活生生是冬日天寒地凍間的恩賜。不過呢,它到底不是甜柿,沒軟化脫去丹寧之前,澀口非常,跟臺灣牛心柿一樣,咬一口,麻得整個人都會呆掉。


上面提到的十字花科蔬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寒而更顯粗壯,且澱粉含量高。用烤的非常合適,甚至比清炒的好吃。比如說,宛如綠色蕾絲海浪的羽衣甘藍去除過於粗壯的葉梗後,灑上橄欖油、或者麻油,送入烤箱烘烤到葉片近乎乾脆,焦脆到有海苔感,非常爽口。抱子甘藍如果直接炒,會有點苦味——我自己是很能夠領略十字花科苦甘滋味,覺得有種大人口味的樂趣,不過若將抱子甘藍好好拌上油分,不管是奶油、植物油或是培根的油分,送到烤箱烤到軟化微焦,會變得甘美,花椰菜也是同樣的道理。以澱粉貯存的糖分,讓這些冬日的蔬菜更加甜美。


PROFILE

毛奇 

 有瓜吃瓜,有豆吃豆。相信草木有靈,血肉有魂土。筆順,塗鴉,寫字,煮飯,長森林。臺灣人類學以及義大利專業吃貨訓練。中文作品散見港臺,英文食物書寫見於義大利及德國柏林,陸續增加。旅居北陸柏林中。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2月號

關鍵字: 蔬菜 冬季 西歐 毛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