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的讀書單】閱讀要幹嘛?知道這個要幹嘛啊!?

【私的讀書單】閱讀要幹嘛?知道這個要幹嘛啊!?

文/廖志墭

圖片提供/天培文化、蔚藍文化、黑眼睛文化、尖端出版


今天天氣晴許多陰影混亂了陽光的秩序


「糟糕!票去哪了?」當我驚覺手中的高鐵票不知去向時,人已站在月台,準備搭上前往臺南的高鐵了。應該是不小心遺留在方才結完帳的小七櫃臺上吧?說不定只是不經意塞到了哪個口袋裡?再回頭去找說不定要錯過這班高鐵,連帶也會趕不上等在臺南的工作會議。眼前的高鐵再一分鐘就要出發,只好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展開了這一趟的出差旅程……

飽含水氣的雲朵努力擦拭著窗臺


「當編輯是不是只要每天坐在辦公室看書啊?還可以跟大咖作家一起吃飯,感覺好爽喔……你有沒有見過那個誰誰誰啊……」


每當身邊有朋友用這個問題當聊天起手式,我的白眼就不知道瞬間翻了幾千次。近年日劇《校對女王》、《重版出來》引起收視熱潮,一方面讓朋友對出版多了一些好奇跟聊天興致(以前聚會,講起自己在當編輯,總是很快就被略過,儼然是個邊緣人);但另一方面,日劇裡的情節,某個程度與臺灣的出版工作現況,事實上是有點落差的,喔不,不只是有點,其實落差滿大的。


光就分工來說,日本的出版業高度地專業分工,但臺灣的編輯根本個個身懷絕技,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對,不要再問了,臺灣沒有校對女王會幫編輯確認這些細節,這些通通都是編輯的工作範圍。」從錯字的校對,到選題找作者,以及書籍編排設計的溝通,甚至出版後的宣傳通告安排,在臺灣由一個編輯包辦是很常見的事。


並非和平的賽鴿群借走了一些天空


站在車廂與車廂間的過道上,狼狽地翻遍了所有口袋,很確定我的票遺留在臺北高鐵站內的小七櫃臺上了。眼前浮現那張票的身影,躺在桌面上,彷彿它正大力地發出無聲呼喚,我在這裡啊,別只記得帶走你的早餐。


只好跟車上的服務人員求救,幸好很快就得到解決。「那些匆忙過活的人,多半也趕著錯過好事。」坐在位子上,想起了這幾天睡前翻看的小說《每天,回家的路就更漫長》裡頭的一句話。小說故事敘述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爺爺,在腦海中與最心愛的孫子慢慢告別。


為編輯,常被賦予一些奇妙的期待,記性很好、做事超級有條理、認得各種奇怪的難字(簡直被當人肉字典使用)……。但實情是,在塞滿工作的生活裡,除了工作專業外,其他面向常常是迷糊糗事一個接一個,尤其是腦中記憶體被大幅占用時,其他生活瑣事反而容易忘東忘西,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早發性老人痴呆。(大笑)


旋即歸還了我們群集誦詩的廣場


因為密集出差,輕薄的書成了隨身首選。透過文字,彷彿搭上比高鐵更快的高速列車,一秒千里,看遍美景,嘗遍美食,滿足高漲無比的好奇心。


閱讀要幹嘛?「知道這個要幹嘛啊?」有時候,作為一個編輯,需要的可能就是比其他人多一點點的好奇與熱情。


PROFILE

廖志墭

蔚藍文化出版社總編輯,以「可樂」一名走跳江湖。因為幼時羨慕鄰居擁有全套兒童百科,長大後成為無可救藥的書籍占有狂。求學期間心懷文學夢,卻誤入自然科學領域。在非營利組織打滾多年才踏進出版圈,歷任讀書共和國編輯、行銷,水牛出版主編、水牛書店店長。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