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食部】三明治

【朝食部】三明治

文、攝影/嚴葳


每次去東京旅行,我至少會安排一頓早餐給一間銀座的老咖啡店。店不大,沒什麼自然採光,但所有桌子都鋪上白挺挺的桌巾,裡頭的服務員都穿著咖啡色制服,圍著俐落的半身白圍裙,店裡一角有尊巨大的貝多芬像,旁邊擺著一盆很大的花,還有一臺黑膠唱盤,不間斷的播放著古典樂。

這裡的早餐很簡單,簡單到會讓人心想,這自己也能做吧,但不是的,真的不一樣。他們最經典的是幾款三明治,火腿、蛋沙拉或蔬菜的,三明治切得很小塊,大概食指般長,姆指般寬,讓人可以用兩指捏起、一兩口優雅咬下,也附上檸檬片,發膩時可以擠擠提振味覺。說真的,三明治滋味並不特別驚人,但當你凝視著三明治特地計算好的大小,乾淨筆直不沾黏內餡的切邊,還有那隨咖啡附上的,一抹指紋都沒有的純銀糖奶罐,好像就能在一早被提醒,衣服要穿好,腰要挺直坐好,恭敬地享用早餐,開啟這一天。


比較混沌的早晨,我會想起這家咖啡店,想著那裡的抖擻,想想也為自己做份三明治吧。煮水煮蛋的時候,把薄片吐司上火兩面烘好,削薄小黃瓜抓鹽瀝乾,水煮蛋脫殼後,拌入美乃滋和芥末籽醬,在吐司上分別鋪好餡料,加蓋切下,這下好了,餡料都從旁邊擠出來了,一邊驚慌地收拾,一邊苦思也崇拜著老店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呢,然後開始盤算下一次去東京的旅行。


PROFILE

嚴葳 

臺南人,平面攝影師,沒什麼大抱負只是愛煮愛吃,所以目前專攻食物攝影,也做食物造型,偶爾寫點生活的字,生活大概就是這樣了,有一些吃的,還有一些別的。臉書粉專 「Somefood & Something Else」也記錄著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