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與光】揭開花幕

【時與光】揭開花幕

文、攝影/曾泉希


在中部山區路旁看到了一大欉小朵白花帶紫的野草狀植物,鄉下阿桑指著說,菜跟花都可以吃,開紫花的更補。我的口慾還來不及傳達到腦時,視覺網絡已部署在先。細碎如紙柔,小白花們,輕飄在路野之地,與其臨者,是禾本科芒草,溝旁的水芹、咸豐草,雜亂竄生為鄉間盎然圖景。

拔了一兩株,帶回家中,放進陽臺小角落土塊內,絲毫沒有過渡期似的,植入即旺長。冬末時,白花漸垂矣,葉數稀淡,經過一整個春夏,綠葉轉茂盛,稀疏幾枝花穗冒出頭。到了深秋,成串花苞枝枝接連頂出了群葉。因陽臺承載之地太狹小的緣故吧。直莖旁莖,逕自延長到另一個陽臺,攀著壁,垂掛,往上往下,各自有探路的領軍綠團,到處尋覓拓長之處,這綠軍團名為小花寬葉馬偕草。


剪了一根,背離群相,直直往下探視的孤枝,總狀花序的長姿,讓它雖單薄,卻有一股群花的量體感,尚撐得起場面。旁莖遂長成主幹,因此,長成歪斜不正是必然嘛。摘下後,能給予包容的適合瓶器難找,於是順著它本身的蜿蜒崎嶇,試圖斷了其原本的長莖處,而從中間按壓入瓶,看會不會由此再生長。


花相清白,淡紫裹在其中一兩片花上,眾多橢圓綠花苞簇擁彼此,單薄,隔著戶外的雨風瀟瀟,逐次等候揭幕。


PLANTS

小花寬葉馬偕草:爵床科十萬錯屬

高粱苗:禾本科高粱屬

乾燥草花(鼠麴草、金魚草、半邊蓮、莎草、通泉草、佛甲草……等)


PROFILE

曾泉希

走草路,尋野花,愛種植。在設計藝文出版業,編輯、寫作多年。著有《植氣生活:植物系女子的山居日誌》一書。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