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北管團的嘻哈直播

少年北管團的嘻哈直播

文/張曉慈

攝影/黃毛

圖片提供/鹿港新聲閣


比起知名大廟,老鎮窄巷裡的小廟,總在地方亮起了火光,指引著居民信仰,也為在地青年點亮一盞傳承明燈。鹿港牛墟頭的景靈宮前,這群嘻嘻哈哈年方二十出頭的青年因著好奇與熱情,拾起傳統樂器,復興過去活絡於此地的北管軒社,吹吹打打地踏上文藝復興之路。

怎麼會想回來組團?

許升嘉(以下簡稱嘉):我弟弟(許洲豪,主要團員之一)本來就跟他們在一起。我算是半途加入的吧。


王麒愷(以下簡稱愷):根本就還沒開始……。(笑)楊竣宇(以下簡稱宇):其實這東西是我和我弟最早發起的。第一點是興趣,第二是看到原本的東西就這樣不見,趁那些耆老都還在的時候,趕快把它抓回來。


嘉:還沒死光光的時候。


宇:還有,我們就是剛好有這個天分可以做。


王柏仁(以下簡稱仁):沒有沒有,我是努力來的,不是靠天分的。


楊邵翰(以下簡稱翰):我沒有努力,從來沒有努力過,完完全全靠天分。


嘉:從媽媽懷孕的時候就有咚、咚、咚、咚……的聲音。

(許宸侑比了敲鈸的動作)


翰:我和我哥(楊竣宇)還有洲豪那時都還是大一、大二、大三的學生,我們三個先在2015年做七鶴陣的復興。

(王麒愷的兩手比出鶴翅飛)


翰:因為廟裡陣頭很多,我們是一項一項弄出來,現在完成到第二階段,就是北管。我們小時候都在廟裡幫忙,以為廟會就是這樣,後來才發現原來地方上很多陣頭都是社區出來做的。


愷:大概2018年我來這邊做一個直播叫「阿愷之聲」,剛好採訪了竣宇、邵翰、洲豪。那時你(指著許升嘉)有call in嘛。


嘉:有有有。


愷:那時跟他們完全不熟,只是想要了解為什麼他們想在廟裡做這樣的事情。牛墟頭算是鹿港很悠久的一個聚落,剛好去年這地方要做道路拓寬會造成破壞,就想做個節目來採訪。沒想到大家想法都滿接近的,都想在地方做一些傳統復興的事情。


許宸侑(以下簡稱侑):我算裡面最菜的,以前都在外地讀書,去年才畢業。我在路上認識了邵翰,就來這裡從晚上8、9點,聊到清晨2、3點。因為現在聚落漸漸少了,這些陣頭沒有人傳承,沒落掉了。剛好我也很有興趣,就常來這跟大家混熟。


宇:(問王柏仁)要不要說說你之前做什麼的?


仁:這樣太制式了啦!因為對寫書法有興趣,三年前就去念研究所。去年被他們叫來敲鑼。其實鹿港一直都有北管在進行,只是可能大家不太知道,因為這些團都不太出來。我們就是比較不怕,不會想那麼多,有練就出來。南管北管一直都很興盛,只是現在比較常見常聽的都是南管。因為這一、兩年來,彰化縣文化局在推廣南北管,剛好龍山寺有藻井那麼好的地方,可以讓南管一直持續在做,北管比較沒有正式的演出,通常是廟宇駕前的鬧廳。


翰:廟裡的北管解散很久了。


嘉:日治時期以前就被解散了。新聲閣為什麼要復興,就是在這個地方真的曾經有這樣一個團體。


愷:其實這裡以前人文薈萃,很多社團非常興盛,北管也是。


翰:我們有參照舊譜,也有新的。


宇:北管有分樂曲和戲曲。我們現在走的還是樂曲。


嘉:因為我們音樂都搞不好了,還沒辦法演戲。


愷:這也是經驗的斷層。


嘉:很多北管也都沒在演戲啦,因為根本沒那麼多人了。


愷:我們現在有11個人。


宇:剛開始進來的會先從打擊樂器開始。其實北管還有其他的樂器,像笙、笛子都可以再進來。


團內的樂器分工?

翰:2015年去到淡水的南北軒接觸到嗩吶,就自己買一枝回來練習吹。後來剛好神明生日過爐,要有嗩吶、鈔、鑼、鼓,想說大家會吹就揪一揪出來組,後來越弄越大。


愷:我本身對音樂也很有興趣,之前是學吹長號的。

(大家都比起了長號伸縮樣,叭啦叭啦了起來)


愷:我在研究所時還有一個band,就是西洋樂團。


翰:band耶!band喔!(重音喊)


嘉:他還有去走金曲獎喔。


愷:我那時(2017年)有跟一個客語歌手合作,叫「米莎X地下河」樂團,專輯有入圍。跳入北管之後,才知道完全是不一樣的世界。長號和嗩吶都是管樂器,但西樂有講究的東西,傳統音樂比較接近即興。過去學西樂很難有機會去理解傳統樂器,真的是隔行如隔山,還是得從頭開始。


翰:那時只有四個人,鑼沒人打,就問柏仁有沒有空。


翰:原本要給柏仁打鈔,就是小鈸,但柏仁說鑼好像比較簡單。


愷:其實他是覺得鑼比較簡單。


宇:讓他自己講啦。


仁:剛好那時就缺一個鑼。以為鑼滿簡單的,但才發現它不是簡不簡單的問題,是它不能停。


嘉:停了一整個節奏就很奇怪。我負責的是響盞,是打擊樂器。


愷:那些樂器名有時候沒有對應的漢字,是後來才把它找來命名的。


宇:你本來就會打嗎?


嘉:小時候在廟口長大,跟著tempo就會了。


仁:耳濡目染啦。


愷:屁窒仔(phuì-that-á)。


侑:因為之前有在扛神將,就是七爺八爺那種。神將前面會有北管帶路,那時第一個就注意到嗩吶的聲音。所以我也就去買了嗩吶來練習。

(鼓鑼大響,巧遇神明回廟安座,全體四散讓位)


侑:但我嗩吶還在學,只學了半首,所以現在先用鈔,打那個節奏。


嘉:因為那還是有一點技術性的。


Q年輕人回來廟宇,周遭親友的反應?

嘉:我家就在這啊。爸爸要不要現身說法一下。

(許升嘉的爸爸正好走到廟前)


宇:阿嘉參加這,你有啥物想法?

許爸:很好啊。這是正常的社團,不是烏漆嘛黑的那種。人家對於參加廟的活動,第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要正面的這種。


仁:正面。我側面。(和楊邵翰一起挺直又轉身)


愷:上次辦了一場扮仙慶祝活動,那時候我們的爸爸媽媽、親朋好友都有來參加,他們都知道我們在做什麼。這些東西對他們來說都是小時候的記憶,在鹿港真的是聽到這些都覺得是過年到了,或是慶典,有歡樂的感覺。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