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保存食】來自部落的酸豆

【田野保存食】來自部落的酸豆

文、攝影/朱美虹


有次,寒溪部落的好友Saya突然來電說剛好要下山,想送一缸自己做的驚喜給我。我本來就對Saya的天生好手藝充滿期待,更不用說她要親自送上門的驚喜包了。她一進門,我就看到她胸前又綠又紅、煞是好看的玻璃缸,簡直像天然自成的工藝品。

Saya是原生於宜蘭大同鄉的原住民,在老公退休那一年,舉家搬回寒溪部落,開始過起現代原住民的自然農耕、採集生活,並分享給城市裡需要用大自然力量來療癒的都市人。每次她從山上帶來的不是充滿野性呼喚的段木香菇,就是像幅天然畫作的酸豆玻璃缸,每種食物都療癒我心,還有小米酒真的太好喝!


我也曾上山與Saya一家共度許多時光,在山上種小米或許很辛苦(因為生態太自然,都被山豬吃光光),或許陰雨天數多到不可數(但可以坐在地爐邊一直烤火),或許交通便利性低(但可以阻絕很多不速之客的來訪),但生活變得很簡單幸福,被天地自然包圍與療癒。有次問起Saya的兒子Guali,「你媽媽很厲害捏,會做這麼多發酵、加工食品,然後都好好吃!」Guali回答:「是啊!做壞掉的更多,都倒到堆肥區了,吃到的都是成功的!」聽了之後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我想,以前的人醃製、發酵食品時,是不是也一樣呢?失敗很多次倒掉很多次,很多拿去當肥料,然後成功的就是留下來傳頌後世的智慧呢!


實在很喜歡Saya他們在山上做的事、過的生活,每次收到她的驚喜包,都帶著山上部落生活的氣味,烹煮之後我也感同身受。Guali後來也創立了「原根職校」,開始培育年輕的釀酒師。如果我能晚出生40年,真希望可以生在他們部落,過著可以做發酵又能好好生活的日子。問Saya為什麼選擇做酸豆呢?天真爛漫又熱情的她說長豆種了吃不完!其實食物連結的是人與土地的溫度,從來都不是花俏的烹調方法,透過食物可以真實感受土地生命力,跟來自人的魅力,不用多餘的詮釋,簡簡單單又有力量。


PROFILE

朱美虹

「美虹廚房」的掌鍋人,因為老是做七、八十歲老人家才會的傳統食物,被老公戲稱為宜蘭深溝最年輕的耆老。不是在自己的廚房就是在別人的廚房,整個蘭陽平原就像私人廚藝教室,隨四季作物變換上演各種食材秀。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8月號

關鍵字: 發酵 醃製 長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