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與光】幻花奇想

【時與光】幻花奇想

文、攝影/曾泉希


夏季,熱氣凝結在水泥地久不散,午后降雨,奔騰起一股氣流,直竄腳底。暑氣,總能讓葉菜類、鮮花等等季節限定花草,加速歸於塵土。因而,夏天的花市,以足足能過渡鮮花成乾燥花的款式最受歡迎。即便,薊花與山龍眼花總是刺炎炎地張著根根直硬感十足的花序花蕊甚至葉片,毫無軟化跡象地對峙這個人間,風動也不撼顏地,如定妝完善的臉,汗滴也不致於花容失色。延遲,凍凝原是可作成乾燥花花種的本質,貼著花緣繞行的也絕不是爆裂之氣,蟄伏方能存持氣息,頂多,離水倒吊懸掛,讓花色小小地被抽離了。

在看起來硬相的內裡,山龍眼科的粉色細柔飄逸如羽毛裹著更脆弱的蕊包,襯著水晶般滲透的花瓣,層層疊起的紗裙,在瓶中掩抑起曼妙垂姿,俗名新娘花,沾染喜氣與嬌氣的意寓,像在等待什麼好事沉降,瓶中,正有場瑰麗的演出,花紡織著花,以不凋的線索進行。竹子的筍花頂端毛絮突刺牽引著枝條的彎折,貫穿如荊棘,爬上爬下包覆著新娘花,同色系的曖昧,不分層的紛亂,窄窄的通道裡,有如是悠慢的時光要面對面,長長的裙紗將在一個月(或更久的日子裡),纖纖拖曳彼此的影子。


PLANTS

前景花材

新娘花……山龍眼科山龍

麻竹的花………禾本科牡竹屬


背景花材

海膽紫薊花……菊科薊屬

蘆筍草……百合科天門冬屬

 

PROFILE

曾泉希

走草路,尋野花,愛種植。在設計藝文出版業,編輯、寫作多年。著有《植氣生活:植物系女子的山居日誌》一書。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