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畫誌】坐著軍卡的婚禮

【小村畫誌】坐著軍卡的婚禮

布畫創作、口述/許伍妹

文字整理、攝影/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雖然叫作伍妹,但其實我是大姊,要照顧家裡的弟妹。小學畢業14歲,我就到山上幫人家砍草,砍了幾年後換砍甘蔗。那時候大家都去豐坪村的一戶大地主家裡當幫工,老闆會分給每個人一輛單車,大家就騎著單車今天這塊田砍完、往下塊田,一塊塊輪下去;好幾塊田同時在做,一起工作的人都不一樣。

那時候我覺得奇怪,我常常遇見一個豐坪村的男生,幾乎每次都跟著我一起工作。直到有一天,傍晚騎著老闆的單車回到家裡,我抬頭看,唉唷!老闆就在家裡。我嚇了好大一跳,在門外偷看,直到老闆走才趕快溜進家裡。一回家全家人都看著我,我也看著他們,媽媽才笑著告訴我:「老闆的兒子要娶妳!」


那一年我19歲,知道有一天會結婚,但是突然來時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一整晚沒有睡好,又不知道先生長什麼模樣,胡思亂想就這樣到清晨。我一樣騎著單車準備去工作,在路上還覺得害羞,不知道怎麼面對老闆。總算到了老闆家裡,老闆不在,請個大姊跟我說,要我在家等到他們提親完再回來上班。沒幾天,老闆帶著兒子來提親,我終於看到那個男人,我當著大家的面不小心說出:「怎麼是你!」原來是那個每次跟我一起工作的男生。我還想說,怎麼會那麼有緣每次都一起?後來我常笑我先生比我還膽小,一起工作這麼久不敢跟我說,要他爸爸來我們家提親。


訂完婚以後,先生得當兵,當了三年才退伍回來補辦婚禮。結婚那天我還記得,附近的軍隊阿兵哥們,開著軍用大卡車來載嫁妝,有單車、裁縫車…什麼東西都有。這群阿兵哥在附近的花蓮溪築豐田大壩,我公公常送東西給他們,又請長官喝酒吃飯,他們知道我們要結婚,就在婚禮那天開著軍用大卡車,一車車的把東西都載了過來,全村的人都在看。


我先生也坐著軍用卡車來,終於來到新娘房迎娶我。沒想到見到我的第一句話,他竟然悄悄地跟我抱怨:「都退伍了竟然還坐卡車。」


PROFILE

許伍妹

1944年生,最近開始被大家叫作黑熊阿嬤,因為曾經在村子裡面把黑熊當成狗來養。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9月號

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