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通信】不需言語的溝通

【餐桌通信】不需言語的溝通

文、攝影/林品嘉、佐藤敦子

翻譯/馬力


敦子老師你好:

最近從北海道回到臺灣了,算一算有三年沒有經歷「真正的夏天」,每天都深切感受到:「啊∼原來是這樣啊!」唯一覺得得救的時刻,就是冰箱裡永遠有切好的水果,沒錯,像是水梨,今年的第一口,幾乎聽到身體在唱歌。

冰箱裡永遠有切好的水果,這件事對我來說就代表著歡迎回到臺灣的家,除了臺灣是水果王國之外,還總會有人幫你切好。雖然天氣似乎沒有進入秋天的打算,家裡卻已擺著一顆柚子。突然想起,除了做柚子果醬的時候,剝過一座又一座柚子山,其他吃柚子的記憶,都是大人們一瓣一瓣完美剝下果肉,小手要去接的瞬間,就會被拍開說:「嘴來,嘴扒開。」然後小嘴被暴力地塞進比嘴巴還大的柚子肉,還來不及吞下去,就又塞得滿嘴。長大之後,我都稱這些麻煩的水果為愛人水果,雖然老大不小了,還是想繼續耍賴地吃源源不絕的愛人水果耶,應該只是懶惰吧。


說到這裡,每次帶月餅當作伴手禮去日本,公司的大叔們總是邊吃邊抱怨說,你們臺灣包裝上有寫「餅」﹝註1﹞的點心,怎麼吃起來都「パサパサ(乾巴巴)」﹝註2﹞,吃一口就覺得嘴巴水分全都被帶走,然後做出一副快渴死的樣子,我心想哪有那麼誇張,也震驚於原來自己覺得好吃到不行的東西,還真的有人會覺得哪裡好吃!聽起來是一個很普通的事實,還是讓我許久無法接受,月餅那麼美!


直到,被我這個美食正義魔人不堪其擾的偏食友人抗議:「好吃的東西,就要給知道它好吃在哪裡的人吃,才最兩情相悅。」


好吧!


敦子老師也覺得臺灣叫作「餅」的點心都乾得要死嗎?自己覺得好吃的東西,也很想塞進別人嘴巴嗎?這麼說來,「我覺得好好吃喔,你也覺得好好吃喔」的這種時光,還真是不需言語的最佳溝通。


[註1]餅(mochi):日本的漢字「餅」,指的是用糯米加工製作的食物,像是年糕。

[註2]パサパサ(pasapasa):形容極度乾燥、缺少水分的狀態。


品嘉桑你好!

我好喜歡吃水果,真好,真希望我們家也有「愛人水果」啊!(笑)


逐漸進入秋天以後,我也會為了準備食物而變得越來越忙。像是剝栗子煮栗子飯、用散生筋子﹝註1﹞做成醬油漬鮭魚卵。兩個都好麻煩啊(笑)。雖然說黃色的栗子吃起來鬆甜好吃,但栗子殼卻很頑固,剝三顆,握刀的手指一定會因為用力而留下紅色的壓痕。處理生筋子,則要小心翼翼把那一顆顆價值宛如寶石的魚卵從薄膜取出來,啊∼真的很麻煩。


不過,在雪白又熱呼呼的白飯,盛上大量晶亮的漬鮭魚卵,張開嘴巴咬下去,魚卵顆粒在嘴中噗滋地破開,那黏稠的美味在嘴中緩緩散開,與飯融合為一體,此時的幸福感,實在是無以言喻啊!光用想像的,嘴中就流滿口水了。吃好吃的東西,實在是太幸福了!


關於臺灣的「餅」都パサパサ這個問題,其實我從來沒有在意過(脆脆的煎餅也是餅啊)。倒是我想,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日本人比較在意的是:「為什麼在甜點裡有鹹蛋黃呢?」「為何會有鹹鹹的肉燥包在豆沙裡面呢?」第一次吃到的時候,實在是太震驚了!老實說到現在都還無法接受。


鹹蛋黃很好吃,豆沙也很好吃。但為什麼要特意把兩者放一起吃呢?說到肉燥則會覺得「把肉燥淋在白飯上吃一定很好吃,為什麼會出現在甜點裡呢?」一直到今天,想到這些還是會覺得很不可思議。


另外,在臺灣提到日本的甜點時,為何臺灣人都會說甜點「太甜了」呢?因為是甜點所以當然會甜啊!講到這件事情我就越來越興奮,所以還是留到下一次再談吧。


在臺灣我教大家日本料理,當被臺灣人說「真好吃!」的時候,我會非常高興。因為一起吃好吃的東西時,大家感情會變好,也會露出笑容,變得很幸福。我深信「吃美味的食物」這件事情,與世界和平是有所連結的呢。


[註1] 生筋子:指保留整個卵巢膜的成串鮭魚卵。

 

PROFILE

林品嘉

2011年成立「100個,冰茶、水果、家庭料理。」工作室,擔任一人農產開發局。感受臺灣帶給自己的澎湃與大方,並期許自己永遠知道她的可愛之處。

佐藤敦子

日本料理研究家,為「肚子料理生活工作室」主理人,與狗狗Tinker跟Moomin的媽媽。目前居住於東京,除在自家教授料理,也不定期來臺開設課程。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0月號

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關鍵字: 柚子 月餅 漬鮭魚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