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小村畫誌】我們客家人

【小村畫誌】我們客家人

口述、布畫創作/彭黃來 文字整理、攝影/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我出生在廣東揭西縣五雲鎮流坪村,當時村子裡的人都姓黃,都是客家人。在大陸的回憶,回想起來好像上個世紀一樣。我記得,那年抗戰勝利以後,我們高興沒多久,他們說又打起來了,是共產黨跟國民黨打了起來。先生想起前陣子收到大伯的信,大伯因為是長子被抓兵到臺灣去,他說臺灣的生活不錯,人也在東部的花蓮落腳。於 ...

【小村畫誌】我的豬童年

【小村畫誌】我的豬童年

布畫創作、口述/邱盛妹 文字整理、攝影/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我四歲從屏東搬來花蓮,因為父親的家族分家,不是長子的他,聽說花蓮機會多、土地都沒人開墾,就把我們一家用牛車載上花蓮。但是要取得土地沒那麼容易,父母那時候都在有錢人家幫傭,雖然忙碌,卻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家人們都在身邊,現在想起來就覺得特別的幸福。

【小村畫誌】結婚選擇題

【小村畫誌】結婚選擇題

布畫創作、口述/巫生妹 文字整理、攝影/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念初中那年,我們每天搭火車從豐田到鳳林念書,等車時我們會把鞋子脫掉,在樹蔭下的溝渠泡涼水。有天,一起通車的學姊說跟她同班的一個男同學,每天也和我們一起通車的那位,「他很仰慕妳耶!」我嚇了一跳,說不是吧,才沒有這一回事。

【小村畫誌】放不下的鍋鏟

【小村畫誌】放不下的鍋鏟

布畫創作、口述/巫双妹 文字整理、攝影/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我是出生在新竹北埔的人,但是在我還不記得事情之前,爸爸媽媽把我抱在懷裡,聽人家說東部的土地大、機會多,就從新竹到了蘇澳,那時候還沒有什麼蘇花公路,於是我們從蘇澳搭船到花蓮上岸。我的父親還在世的時候,說我們是這樣來到花蓮的。

【小村畫誌】小雞

【小村畫誌】小雞

文字整理、攝影/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布畫創作、口述/鄭阿玉


我的父親是部落的頭目,那時候大家都還沒學日本人穿衣服,我們就穿著阿美族的傳統服飾,夏天、冬天都一樣。冬天特別的苦,每到晚上,部落生起火來,我們就圍在火堆旁邊縮著睡覺。吃的食物也都是番薯配採摘來的野菜,住在簡陋的茅草屋,中間用一塊大石頭圍一個原木當作梁柱,每當颱風來的時候,待在屋裡還比屋外來得更 ...

【小村畫誌】豐田玉

【小村畫誌】豐田玉

口述、布畫創作/簡春桂 文字整理、攝影/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村子外成天都有爆炸聲,每一聲「轟─」都是從遠遠的山頂傳過來;村子裡家家戶戶都成為磨玉場,吵鬧又尖銳的摩擦聲,從早到晚的都縈繞在耳朵邊。自從挖礦公司來了以後,大家幾乎都不種田。老公回到家裡跟我說,村子裡那個常在街上迌的阿強,上山偷了塊玉下來,換了三萬元,騎著摩托車在中興街上飆。我跟先生說有影無影 ...

【影吃相談室】願望成真後,我們需要再來一杯咖啡

【影吃相談室】願望成真後,我們需要再來一杯咖啡

文/路瑋 圖片提供/海鵬影業有限公司


《願望咖啡館》是義大利導演保羅.傑諾維西(Paolo Genovese)的第二部長片作品,如同前作,他再次像個涉歷老練的說書人,用最簡單的對話方式,娓娓道來一個不但精彩,且充滿延伸想像的故事。

品牌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