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

【朱培綺X陳瓊惠】在乾物的世界裡探索人與土地的豐美

【朱培綺X陳瓊惠】在乾物的世界裡探索人與土地的豐美

文/曾怡陵 攝影/王辰志 場地提供/或者書店


乾物是保存生鮮食物最自然簡單的方式,又可以變奏成醃漬或發酵食等多樣型態。喜愛吃也研究吃的尋味獵人陳瓊惠(Lisa)與雜學者朱培綺(Peggy)將家中乾物的「冰山一角」帶來,各擺滿一整個桌面,興奮地互換乾物以及旅行各地的乾物見聞。

【田】勤儉生活裡的甘美滋味

【田】勤儉生活裡的甘美滋味

文/Casca 攝影/林韋言


乾物是歲月的容器,盛裝彼時彼刻的風霜晴雨,對客家人而言,則是節儉精神的化身。群山環抱的高雄市美濃區,約九成居民為客家籍,乾物的晒製,讓保鮮有期限的蔬菜延長生命,鹹、酸、脆的百般滋味越陳越香,為一盤客家小炒,一碗暖心雞湯畫龍點睛,就算來到物資豐裕的年代,也能重溫客家人胼手胝足的拓荒心情。

島上日味

島上日味

文/李怡欣 插畫/吳芷瑩


取自山林、田野、海邊的物產經陽光洗禮,造就這座小島上的豐饒乾物。

傲之筍乾

傲之筍乾

文/石芳瑜 插畫/徐小碧


我在臺北出生、長大,故鄉南投的標記,只在兒時每年的寒暑假恍惚一現,可氣味卻濃郁明顯。比如父親愛吃的香蕉,個頭較嬌小,但香氣硬是強過高大的屏東蕉。比如混了韭菜去油炸的蚵嗲。比如香氣過人的凍頂烏龍。還有竹山的名產麻竹筍乾。

一個太陽下

一個太陽下

文/Yen 插畫/徐小碧


「麥田在陽光看顧下,綠袍轉為金縷,正陶醉享受著以為只屬於它的太陽。」─ Giuseppe Fanciulli

我家,風起的臘肉

我家,風起的臘肉

文/楊路得 插畫/徐小碧


春雨只來了一天。綿綿密密,濛濛濕霧涼透了心扉。隔天,風起之時,空氣中除了海洋鹽味, 還添了些晴朗陽光。這是港都的冬末春初。

埕之上的蒸發

埕之上的蒸發

文/鄭順聰 插畫/徐小碧


阿媽家的埕(tiânn)就像天然的乾燥機,在一條龍式的古厝前頭,用嘉義平原的熱情陽光將上頭的事物晒得舒爽緊緻,仰望朗澈的天空,大地的精華都濃縮在裡頭了。

品牌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