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農婦心底話】頒給小農的勳章

「黑豆的草除完了嗎?」晚餐後我問。

「除完了。」你說。

「除了多久?」我問。

「很多很多天。」你答。


走進田區的時候,已是早上9點。黑豆田區的草除得好乾淨,植株長得很有精神。田區安安靜靜,我站在田邊大喊:「洪─小─飽─!」無人應答。瞇著眼在陽光下搜尋農夫的身影,看見遠方的你蹲在邊側專心工作,整個人幾乎埋在深綠的黑豆植株叢中。


賴碧芬&友善生活小舖 - 小農女兒的人生甘味

「友善生活小舖」的賴碧芬,小時候住在苗栗大湖山上,6 歲時開始站上小凳 子炒菜,母親要做桔醬時,她就幫忙洗、切、去籽、熬煮、看火,童年的記憶被醃 漬成鹹鹹酸酸的甘味。婚後為了女兒的教育,她搬到宜蘭,在味蕾和人生視野上, 為自己、為他人,打開更多的看見。 在宜蘭冬山鄉的友善生活小舖裡,賴碧芬與夥伴陳怡如正在廚房料理午餐,賴 碧芬手上調著醬汁,思緒將她帶回童年。「每年過年為了拜拜,家裡得殺 15 隻雞, 還會準備一斗鹹年糕、一斗甜年糕、一斗蘿蔔糕。」過年期間,她總是待在廚房裡 忙活,以應付川流不息的訪客。父親在當地和親戚間算是熱心的長輩,因此每逢過 年總有許多人來訪。 


又土又老又傻,老派心態之必要 - 小農餐桌

很多人所認識的小農餐桌,是一家餐廳,但真正的空間是一棟與芒果園相依的木屋,廚房、餐桌、工寮、農田 佔去大半,剩下休閒、休息用的室內房,常常是一家四口與來幫工的親朋好友睡成一團。「我們不知道算不算 多元成家、還是人民公社什麼的,要說麵包店也不是。」女主人江目尼說這裡的日常是外頭有客人用餐,屋裡夾雜孩子的哭鬧嬉戲或大人的鼾聲,偶爾還有騎著鐵牛或腳踏車路過的鄰居,一聲不響地把剛採收的菜果放在餐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