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擲筊借晒穀地

2016年我開始在臺東達魯瑪克種水稻,實驗半農半X的生活。因為量不多,機器烘穀不划算,所以必須像先人一樣,汗流大地的晒穀子。於是在收割前,我就開始物色晒穀場地。我很早就看中鄰村的土地公廟。這個廟埕根本是仙境,有大樹公可以乘涼、美麗的花朵,讓這裡多了一分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