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浸漬梅酒是一個令人愉悅的療癒過程

當時最喜歡的,是青澀而酸的梅酒,光想都好令人流口水。

喜歡梅酒,是四、五年前開始的小小習慣。

臺北巷弄裡,當時開了一間梅酒專門屋。我在青澀一點、或圓熟一點的、清澈一點、或濃濁一點的……深深淺淺、酸酸甜甜的各色梅酒之間,來來回回徘徊選擇,是自己給自己最浪漫美味的煩惱。跟黃熟、潤香的梅酒比起來,當時最喜歡的,是青澀而酸的梅酒,光想都好令人流口水。

消滅了排起來如整組整組保齡球瓶的梅酒之後,冬盡春來,我忍不住也想自己動手,看看能不能釀漬出更酸、更多變的梅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