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新社農藥種子行──採集飲食文化的種子

新竹竹北的「新社農藥種子行」成立於1970年,彼時竹北為蔬菜專業區,供應臺灣北部的小葉類蔬菜,種子農藥行應運而生。1990年後竹北因人口老化,專業區逐漸移至桃園,種子行的銷售型態也從零售轉為批發。不同於多數種子行專注大宗蔬菜品種,第二代經營者陳奇峯蒐集許多竹北地方品種,不僅支撐了當地的飲食文化,也吸引食材文化研究者前來探訪。


慶農種苗公司──從臺灣走向世界的種子

種子落入土壤,是希望也是力量。主營花椰菜種子的慶農種苗公司,60年來透過育種,讓這源自地中海的蔬菜口感更豐富多元,並能順應不同地區與氣候生長。小小種子是慶農執行長蔡慶蒼一家三代安身立命的根本,一袋袋出口的種子,則讓中國、東南亞、歐洲到巴西等二十多國,都可吃到從臺灣出發,慶農選育的好滋味。


傾一世代,走一小段種子存續的路

種原保存,是無法立見成效,卻能傳承後代、延續未來,打造諾亞方舟的重要工作。魏趨開與黃永光都在這項少人觸及的專業上,累積了35年以上的資歷。這天晴朗的午後,兩人相約在臺中霧峰的作物種原中心展開對談,他們雖分屬不同單位,卻長期相互支援,難怪一見面就顯得熟稔友好。對於種子,兩人又有什麼異同的看法呢?


種子產銷體系──在陸與陸、海與海之間的種子

種子店裡數不盡的一顆顆小種子,它們有些是在臺土生土長的父母到異國繁衍出的子孫,過了鹹水又回到臺灣農民的手中;也有的是徹頭徹尾的外國種,得經過層層審核,證明適合寶島風土,才能落地生根。這些種子始於在地人民的飲食需求,連結國際,鋪陳出全球化的種子產業版圖。


【大人的植物課】種子的願望

小小的種子,肩負著傳承世代的使命。為了讓物種生生不息,種子因循生長環境,演化出獨特的外型與傳播方式。模樣討喜的種子相當受歡迎,於近年興起一股收藏熱潮,也常作為手工藝素材。當種子被帶離生長環境,成為人類的收藏品,種子越來越少,為自然界生態系帶來更多隱憂。 


加點料 ╳ 山粉圓──野生野長的消暑種子

夏天日頭赤炎炎,鄉野山產店的老闆煮好一鍋消暑聖品,等著前來歇腳的旅人;嘈雜擁擠的夜市 裡,同款飲品也擺在攤前,吸引顧客上門一解夏日的癮──這裡頭裝的都是「山粉圓」。比起顏色多變的夏日冰品,山粉圓是一味低調的古早味。 


建構契約農業的良好合作模式

契約農業(Contracting farming)是指農民(農產品供應方:生產者)與業者(農產品需求方:加工、銷售業者)雙方,協議生產供應之農業生產模式,契約規範雙方的權利與義務。亞洲國家約有8 成的農民屬於耕作面積小於2公頃之小規模耕種者,個別農戶產能所占市場比例微小,面對競爭激烈的農產品市場,小規模耕種者缺乏通路及議價能力,常受到中間商價格剝削,無法依生產成本決定價格;加上全球化貿易趨勢,如無適當整合輔導措施,小規模耕種者將面臨極大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