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餐桌通信】異鄉的靈魂食物

敦子老師你好:

傍晚氣溫會驟降到零度左右的早冬,我住在北海道十勝深山裡的湖畔邊,與日本、臺灣室友一起在可以望著湖水的宿舍生活,彼此輪流負責料理伙食。放假的人為了能讓上班的人,一下班就吃到熱呼呼的晚餐,算準時間,穿著休假的睡衣備料煮飯。


【大人的植物課】食物裡的彩虹──台灣天然色素植物

為什麼葡萄口味的汽水是紫色?為什麼顏色越深的辣椒醬感覺越辣?這正是食物暗藏的色彩祕密。在香氣與滋味前,顏色是食物給消費者的第一印象。為了讓食物「贏在起跑點」,有的食品業者會加入食用色素,讓食物不易因溫度或空氣變色,看起來更可口、更新鮮。


【大人的植物課】從行道樹到食物森林──城市中的樹木朋友

我們稱都市為「水泥叢林」,這個名詞給人的感覺與「自然環境」看似是截然相反的事物,但事實上大部分城市仍會有行道樹或公園,行道樹的歷史,與城市幾乎一樣悠久,而在都市人口越來越密集的今天,行道樹所扮演的角色也更形重要。 


為真正的食物,奉上全然的愛 - 上山採集工作室 南橫雜貨鋪

奉,古字形宛如用雙手恭敬捧著,後引申為貫徹執行之意,貫徹一心挑戰人性已不簡單,更別說「奉」行某種 難以執行的道理,但要做人生中最艱難的事,顯然需要極大的決心,向某種信念奉上精力、時間、規律生活, 才能有所獻。這種起源於古代祭典禮儀的作為,之所以不能隨便「做一個獻上的動作」,正是對奉道者的高度認可。 


世代魚販仔的家族事業-魚市場承銷人

       父輩三代都是魚販仔,蔡清男小學畢業就去學賣魚,這一賣就是40年,歷經臺灣漁業發展最好與最壞的時代。靠著市場攤位,他和妻子養大了四個孩子、買了房子,目前在高雄市梓官區蚵仔寮魚市場有攤位,蔡家第四代也接手賣魚了。

       蔡清男的攤位就在蚵仔寮漁港旁邊的臨時市場,每天早上十一點半,他先去自助餐店買三菜便當,再回到攤位上吃完午餐,問他怎麼不在家裡吃完再來?蔡清男說,習慣了,長年做生意,吃飯就是「吃得飽就好」,講求簡單迅速;而自助餐菜色多,價錢也公道,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