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世代魚販仔的家族事業-魚市場承銷人

       父輩三代都是魚販仔,蔡清男小學畢業就去學賣魚,這一賣就是40年,歷經臺灣漁業發展最好與最壞的時代。靠著市場攤位,他和妻子養大了四個孩子、買了房子,目前在高雄市梓官區蚵仔寮魚市場有攤位,蔡家第四代也接手賣魚了。

       蔡清男的攤位就在蚵仔寮漁港旁邊的臨時市場,每天早上十一點半,他先去自助餐店買三菜便當,再回到攤位上吃完午餐,問他怎麼不在家裡吃完再來?蔡清男說,習慣了,長年做生意,吃飯就是「吃得飽就好」,講求簡單迅速;而自助餐菜色多,價錢也公道,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


因魚塭而生的超展開人生 - 養殖業者

        第一次見到謝戎宥,他穿著登山品牌上衣搭配運動品牌拖鞋,乍看之下,很難聯想到他從事的行業,75年次的他,2014年因接手阿公的魚塭而回到故鄉。每天清晨六點,他會騎著摩托車從布袋鎮街上,來到離家有一段距離的魚塭,開啟工作模式。


鮮蚵串起的西邊小鎮 - 台西.養殖漁業

       在環境意識抬頭之後,關於雲林縣台西鄉的新聞報導,多半與環境運動有所關連,漸漸讓人遺忘這座濱海漁鄉多麼豐饒。望不盡的文蛤養殖魚塭和海邊浮棚蚵架,耳際傳來討海人的海口腔話家常;臺語歌《癡情台西港》至今仍傳唱著,訴盡討海生活的艱苦辛勞;小漁村雖偏遠卻默默蛻變,期待再次遇見美麗。


淺談契約農業趨勢與中衛體系制度運用

企業與農民運用契作方式確保作物品質和彼此權益已越來越普遍,而契約內容除了基本的數量、交期、價格等之外,更因應新趨勢增加了議約條件。想要建立彼此長期且穩定的合作關係,可於契約農業導入中衛體系制度,透過集體的力量,以符合市場的趨勢與需要,建構競爭優勢,進一步創造新的農業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