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總編輯──以本土化動物福利指標,帶動畜牧產業友善轉型

客座總編輯──以本土化動物福利指標,帶動畜牧產業友善轉型

口述/李朝全

採訪、整理/林書帆

攝影/謝佩穎


臺灣動物福利發展歷程中,1998年公布施行《動物保護法》是個重要里程碑,當時相關業務落在各縣市政府動物防疫所,雖然動物防疫所人員多為獸醫學背景,但求學過程中多未接觸動物福利概念,透過蒐集資料、向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等團體諮詢,才逐步了解動物福利的重要性。

《動物保護法》公布前後適逢科技部南部科學園區即將營運,當時臺南市動物防疫所曾接獲國外工程師詢問臺灣動物保護法規制定情況,以便安心攜帶寵物前來臺灣工作。這個經驗帶給我們很大的衝擊,更進一步認識國際對動物福利的重視。

                                                            

臺灣對動物福利的關注起初較偏向寵物,逐漸擴及經濟動物。1997年口蹄疫爆發,慘烈的撲殺狀況讓眾人反思是否有較人道的處理方式,進而延伸為思考如何推動人道屠宰、人道飼養。目前臺灣正面臨非洲豬瘟疫情威脅,更須審慎加強防疫措施,避免疫情發生而須進行撲殺,這也是動物福利的一環。


注重動物福利是國際趨勢,位於臺南市後壁區的牧大畜牧場,曾向臺南市動物防疫所洽詢轉型平飼等相關防疫技術,目前其已被卜蜂集團收購,該集團收購條件之一便是畜牧場須實行動物福利措施。


動物福利固然重要,但研擬相關規範或指標時,不能完全套用國外情況,而應考量本地民情、環境,擬定多元政策漸進推廣。例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於2015年公布《雞蛋友善生產系統定義及指南》,提出豐富化籠飼、平飼、放牧飼養型態,其中豐富化籠飼雖已漸為歐洲國家計畫淘汰,但對剛起步的臺灣來說,仍可視為一種新嘗試及階段性改善目標。


除了官方推動,民間團體則可在增進消費者意識上多加著墨,引導消費意向,促使畜牧場接受市場機制而轉型。我在嘉南藥理大學兼課時常詢問學生,雞蛋1顆5元和1顆15元,若營養成分一樣,會如何選擇?一開始他們會選便宜的雞蛋,但經過講解動物福利概念後,便較願意付費支持友善畜產品。消費者有此認知,業者就會朝這方向改變,多方配合才能達成目標。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2019年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