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動物,就是善待人類

善待動物,就是善待人類

文/林書帆、林君翰、林慧貞、邱宜君

攝影/謝佩穎


蛋雞、豬與乳牛是臺灣最普遍的經濟動物,牠們所提供的畜產品在日常餐桌上不可或缺,關注動物福利的重要性並非只是一種意識形態,同時也與人類健康、食品安全息息相關。目前臺灣已有不少畜牧業者付出實際行動,不只將動物視為生財工具,進而重視牠們原本應有的生命自由,透過友善畜牧業者的經驗分享,以期讓臺灣動物福利的發展道路逐漸清晰。

回溯2017年臺灣發生雞蛋驗出芬普尼事件,依《動物產品中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殺蟲劑芬普尼被歸類為「不得檢出」,雞蛋食品安全問題再次引發大眾關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同年曾召開專家會議追究原因,研判芬普尼可能應用於防治雞隻體外寄生蟲、蒼蠅等等。但來到南投縣草屯鎮自然蛋牧場,幾乎看不到蒼蠅,就連雞糞味也不明顯。


降低飼養密度,就能不用藥物


自然蛋牧場雞舍、戶外空間共900坪,只養了1,500隻雞,換算下來每隻雞可享有2平方公尺活動空間,遠高於《雞蛋友善生產系統定義及指南》戶外活動空間每平方公尺不得超過6隻的要求,雞有充分空間進行理羽、沙浴,為自己清除寄生蟲,雞隻排泄物量少,雞舍又維持乾燥、通風,自然不須使用藥物。「最主要是我發現若雞沒被關在籠子裡,可以感覺到牠們是快樂的,我看到擠在籠子裡的雞,也會覺得很痛苦。」自然蛋牧場主人白登文說。


白登文約莫2003年開始養雞事業,起初僅是玩票性質飼養100隻雞,雞蛋供應給親友,後來才擴展到現在的規模。「我有個曾就讀屏東專科學校的長輩,1990年代左右就放牧飼養蛋雞,很多知識都是向他諮詢。」他向中雞場購買105日齡雞隻來飼養,此階段的雞隻已施打大部分必要疫苗,此外飼養過程完全不用藥物,餵飼雞隻也是不添加任何藥物的空白飼料。


「許多人會疑惑,不用藥物又讓雞隻在自然環境下接觸土壤,該如何避免牠們感染球蟲?其實依照長輩分享和自身經驗,只要提供足夠棲架,不要讓雞24小時窩在地上;雞舍內保持乾燥、通風即可,且能自由活動的雞比較健康,對球蟲產生抗體,就像健康的人得了小感冒也能很快復原。」白登文很習慣將雞視為人類看待,「如果1間小房間擠了10個人一定會不舒服,且雞的體溫有41°C,若飼養太密集,夏天會很難過。」


正因為不用藥物,即使現在客戶買雞蛋常常得提早預約,白登文也不想提高飼養量。「因為密度與雞隻健康有密切關係,不能冒任何風險。」對此,臺灣唯二通過中央畜產會有機農產品驗證的畜牧業者亞植有機農場也有同樣心得,專員黃彥哲表示,他們因為申請有機農產品驗證才接觸到動物福利,「有機畜產品與農產品一樣,生產過程不能使用化學合成藥物,但高密度飼養環境很難不使用。再者有機農業的中心思想是永續經營,動物福利也是其中一環。」


與自然蛋牧場相同,亞植有機農場飼養密度也低於標準。黃彥哲表示,依據《有機畜產品驗證認定評審標準》「蛋雞畜禽舍每平方公尺6隻、戶外飼養地每平方公尺4隻」,他們可飼養1萬隻蛋雞,但實際上約莫6千隻,這是因為依據飼養經驗,這對雞隻健康、產蛋率而言都是最適宜的數據。「這也關係飼料成本,養得越多、吃得越多,產蛋率不一定更好。」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2019年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