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總編輯 臺灣蘭花──做育種界翹楚,也須觀念與國際接軌

客座總編輯 臺灣蘭花──做育種界翹楚,也須觀念與國際接軌

口述/張耀乾

採訪、整理/劉芝君

攝影/陳彥尹


國立臺灣大學園藝暨景觀學系教授-張耀乾

美國康乃爾大學園藝研究所博士,現任國立臺灣大學園藝暨景觀學系教授、國際園藝學會臺灣國家代表、臺灣園藝學會國際事務委員會召集人、臺灣蘭花育種協會顧問、臺灣蘭花產銷技術諮詢顧問。發展協會研究專長為植物營養、植物生理、開花調節及採後生理、組織培養,長期專注研究蘭花的生產改進。

在20世紀初的日治時期,臺灣就有養蘭風氣,發展到1970年代則因民間趣味栽培者推濤助瀾,讓稀有蘭花的育種栽培很蓬勃,這個階段熱門品種十分昂貴,一小罐蝴蝶蘭瓶苗售價大概是普通教師3到5個月薪資,所以銷路雖不廣,單一利潤卻很高。到了1980時期,這段怡情賞翫、用簡單設備做小規模種植的現象有了變化,1986年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與國立臺灣大學園藝暨景觀學教授李哖推動蝴蝶蘭產業,李哖教授建議當時謀求轉型的台糖投入蘭花栽培,從那時起台糖開始朝精緻農業發展,並且帶動本土精密溫室興起以及蘭業現代化生產,奠定臺灣蘭花日後大量外銷的產業模式。


蘭花在我國的半世紀沿革,說明臺灣蘭花之所以成為全球育種界翹楚,多要歸功早年趣味栽培者投入大量資源在品種蒐集和蘭花繁殖,日積月累的育種知識和珍貴種原庫,除了造就大批技術精良和經驗純熟的育種者,境內更有豐富種原做改良材料,讓我國有著「幾乎世界重要蘭花種原都能在臺灣找得到」的實力。


蝴蝶蘭產業因台糖示範作用,讓本土業者從觀望逐漸效法其營運模式,自此臺灣蘭業從趣味栽培朝企業化生產轉型,今天支撐蘭花產業的經濟模式就是大量外銷。當蘭花從少量高價走向大眾市場,商業生產關鍵不再是多美、多珍貴,如何長得快又不易罹病,成為贏得大眾市場先機的制勝點。就外銷來說,時間到了就得出貨,因此蘭花品種特性上,會格外講究生長期的可控制性。


 目前臺灣蘭業的意識雖然轉變,組織培養技術與溫室設備也一日千里,但本地業者還是喜歡追求花朵的獨特美感,不像歐美講究整體植株的花葉均衡以及花朵錯落生長間的密實度,審美角度與國際頗有落差。另外,以歐洲規格化運輸設備來看,蘭花植株超過裝箱尺度就無法用卡車運送,就算韻味再好、品種再嬌貴,不能流通就很難打開市場。臺灣蘭花作為外銷產業,走到現階段還是保有出色育種實力,但觀念一定要和國際接軌。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