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蘭業下個盛世  揮別外銷狂飆年代,轉身何處往?

臺灣蘭業下個盛世 揮別外銷狂飆年代,轉身何處往?

文/劉芝君


蝴蝶蘭是臺灣外銷花卉之旗艦產品,12年前曾有商業媒體以「一個公司,幹掉一個王國」為題,探討臺灣、荷蘭兩國在全球蝴蝶蘭市場上頡頏難分的白熱化競爭;入題公司講的是歐洲最大蘭花企業Floricultura,而標題所言的王國,自然是以蘭花蜚聲中外的臺灣。12年過去,臺灣每年蘭花種苗(蝴蝶蘭為主)外銷量皆穩定成長,甚至非蘭花外銷主力之切花(文心蘭為主),增幅趨勢亦顯著,重要性逐年增加。

外銷現況:主力市場將趨向飽和

蘭花外銷類型包括種苗(含組培苗、瓶苗、小苗、中苗與大苗)、切花與盆花。張耀乾指出在論及臺灣蘭花時,主體談的多是蝴蝶蘭,蝴蝶蘭出口以苗株為主,不過近年蝴蝶蘭銷售切花的趨勢高度攀升,全臺外銷花卉中,蝴蝶蘭切花總價值高居第2名,至於切花市場的外銷冠軍文心蘭,主要賣往日本。


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統計資料來看,2018年各別蘭花切花項目的外銷總額,文心蘭1.4782千萬美元,蝴蝶蘭1.2125千萬美元,雖不及文心蘭,但自2011年起臺灣蝴蝶蘭切花外銷,每年皆為2位數成長。盱衡全局,苗株雖是臺灣蘭花外銷主力,但切花重要性逐年增加,對此張耀乾說:「幾乎外銷的切花,都由蘭花包辦了。切花銷售量也不過活體植株10分之1,但切花每年都有成長,還是重要。」至於盆花因結構立體且重量不輕,包裝耗工也僅能空運,加上運輸時易受損,市場多半不會預期為銷售主力。盆花優點是能立即使用,對土地資源有限而不便建造溫室的國家,就是很好選擇。目前臺灣蘭花就有以盆花形式輸往新加坡與中東等地。


每年蘭花出口量幾乎都在攀升,但張耀乾不諱言產業迄今已走過高獲利與高成長巔峰,要保持臺灣高昂外銷能量,他認為守成與開拓應雙管齊下。過去外銷以美國、日本和歐洲為主,今日市場接近飽和,持平之餘很難再上升,因此張耀乾認為開闢新興市場就愈顯重要;同時蘭花業者更要穩扎穩打和創造特色產品,並透過良好品質管理讓成本降低,是大規模成熟市場下蘭花產業獲利的模式。



對外強化銷售服務,向內厚積基礎學理

蝴蝶蘭為熱帶作物,原生地包括亞洲一帶,臺灣在其原生地區域上屬分布北界,因此荷蘭種植蝴蝶蘭,先天條件即面臨日照和溫度不足,荷蘭業者縱能憑恃先進人為栽培技術來裨補,唯光照量再戮力為之也僅達蝴蝶蘭適宜光線的低限,雖夠但不充分,整體品質稍遜臺灣。臺灣劣勢則屬行銷能力弱,且未及荷蘭提供優質售前(病毒率低與雙梗率高保證)與售後(生產技術支援)服務。尤其臺荷兩地蝴蝶蘭主力皆屬生產種苗,雖有些微優劣之別,但荷方企業的高水準服務對業主依然有莫大吸引力。


近年亞洲國家蘭業崛起亦構成潛在威脅,除了栽培氣候相當,商業貿易頻仍以及我國業者前去投資的技術轉移風險,都應納入未來整體產業擘畫的戰略部署。就像中國近年蘭花栽培面積急遽膨脹,且2015年亦與美國簽署可附介質輸入計畫,目前競爭力雖不大,但未來對臺灣蝴蝶蘭苗株出口的可能影響仍值得留意。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6月號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