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蝴蝶蘭 升級智農4.0版 讓輔具摹擬人工,數據當經驗相傳

臺灣蝴蝶蘭 升級智農4.0版 讓輔具摹擬人工,數據當經驗相傳

文/劉芝君

攝影/陳彥尹


坐落雲林縣古坑鄉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試驗所花卉研究中心,裡頭挑高4.5米連棟蘭花溫室,有兩個場景正同步發生著。一處是年逾半百的婦人坐在椅凳上忙著幫蝴蝶蘭換盆,俐落雙手將植株肥厚根系包覆新水苔,接著再伸出大拇指,吃勁地把上層壓得密密實實;轉進另個示範溫室,當技工觸擊澆水機按鈕後,軌道上的懸臂自走式灌溉設備便灑起水來,霎時間,大片蘭花植床便已濕漉淋漓。而換盆與澆水,正是蝴蝶蘭栽培過程裡最費工的兩個活。

花卉研究中心研究員兼環境系主任戴廷恩談到,針對蝴蝶蘭產業,從政府到民間都曾陸續研發過換盆機,但水苔介質更換步驟多,臺灣苗盆規格又太過繁細,導致開發效率和品質總差強人意,他拿起一本農業資材目錄,翻著說:「不像國外苗盆尺寸統一,臺灣有1.7吋、2.5吋、3.5吋、3.7吋、3.8吋,還有加高、加寬等等,沒有規格化就無法自動化,因為很難開發機器。」因此以水苔為主栽培介質的臺灣蝴蝶蘭,目前換盆仍十分仰賴人工。至於澆水機除了軌道懸吊型,還有跨植床或植床間移動、架設單桿或雙桿的陸地自走型,每款價格則從18萬到上百萬不等。但無論這類農機設備成熟與否,開發初衷都希望達到生產上的省工省力。


2017年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正式啟動「智慧農業4.0計畫」,優先推動十大領航產業裡,蝴蝶蘭便名列其中。事實上,目前多數蘭園在經營上仍有其窠臼,除了部分先進栽培業者,產業最顯著問題就在高度仰賴人力和環控數據解讀應用不足,因此蝴蝶蘭在智慧農業4.0計畫上,便包含開發自動化機械及省工輔具,並導入生理感測、病蟲害辨識以及生產監測等技術。


智慧農業4.0計畫涵蓋生產端到消費端,整體藍圖以「智慧生產」與「數位服務」為經緯線做部署,並採取物聯網(IoT)的概念與技術為實踐方法。像是在農林漁牧生產過程中所接觸的實體層面(如農場、養殖池、植物畜禽與機械設備),採用影像辨識、環境與生物偵測等感應原件(如條碼、RFID與GPS),接著再用無線技術把擷取的數據(溫度、溼度、光度與蟲害等)傳送至雲端,完成大數據蒐集,若能實際將彙整資料做判讀和應用,一來能大幅改善生產效率與成本,二則有利日後產銷規劃與溯源管理。


自動生產、智能管理以及數據應用不僅是當今農業顯學,更是迎戰產業缺工、農力高齡化解方,戴廷恩舉例:「文心蘭栽培介質是石頭,5、6吋盆就非常重,1分地8千盆,換盆時要怎麼搬?」還有幫臺灣馬拉巴栗樹打麻花辮的農工,多數已近老耄,大家歲數湊一湊成了千歲團,目前自動打辮機器效果和效率還有待提升,若不能進一步研發出適合設備,打辮子的馬拉巴栗樹也恐將成追憶了。不僅人力會老,經驗亦會失傳,屆時又該如何?倘若機械輔具能摹擬人工、大數據可堪比一甲子經驗相傳,將產業朝智能化升級,何嘗不是邁向農業未來一個好方法?



大資本蘭園,智慧生產打前鋒

地處臺南後壁、總開發面積175公頃的臺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本土最大輸美溫室就矗立其間。戴廷恩說早年溫室1到2千坪就算大,今日卻動輒上萬坪尺度,若1坪溫室不含土地與植物,造價約2萬,換算下來,萬坪溫室造價免不了上億元起跳,加上蘭花從瓶苗到開花歷時2年半到3年之久,所以常見大資本投入,但也唯有如此才擔負得起高門檻、高資金,回收不算快但毛利率高於其它農業生產的蘭花產業。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