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總編輯──與畜禽疫病抗戰,正視它才能殲滅它

客座總編輯──與畜禽疫病抗戰,正視它才能殲滅它

口述/黃金城

採訪.整理/劉芝君

攝影/陳彥尹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黃金城

國立中興大學獸醫學系畢業,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病毒學碩士暨博士。自民國105年6月出任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是臺灣重要的豬病專家,並為美國出版之重量級豬病著作Disease of Swine共同作者之一。曾任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家畜衛生試 驗所研究員兼組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行政院農業委 員會技監、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屏東農業生物技術園區籌備處主任等職。

身為獸醫,能將疫病清除是職業生命中最大成就,我希望退休前能將本島的豬瘟與口蹄疫撲滅,尤其豬瘟從日據時代就有,堪稱世紀疫病,只是臺灣長期以來用疫苗壓制,雖然十多年沒傳出案例,但無法確定病毒是否已滅絕,所以目前我請畜衛所一組人員循口蹄疫模式,專門偵測環境病毒。


豬瘟會潛伏感染,不像口蹄疫全部免疫一次拔針,疫情比口蹄疫更難預測。因此清除豬瘟,第一階段是全國性 監控,包括野外監測還有檢驗北中南東的豬場,譬如剛產下的仔豬留幾隻不施打疫苗,採類似哨兵豬的環境病毒監測方式讓豬在場內生長,若沒有豬瘟症狀,就知道場區清淨了。假設各處分析都無病毒存在,就會考慮從部分鄉鎮做階段性拔針,當口蹄疫和豬瘟都成功清除,臺灣豬肉在國際上就很有競爭力。 


禽流感方面則清除掉H5N8以及人禽共染的H5N6,目前殘餘的H5N2雖能清除,不過蛋雞場為三代混養,病毒會不斷循環,加上禽流感死亡率僅30%,雛雞感染後未死亡就成了抗體極高的「金剛雞」。若驗出抗體陽性就撲殺,一清下去恐將無蛋可吃。其實禽流感案例逐年減少,只要嚴格做環境監控來遏阻病毒大量增加,狀況就能維持得很好。若能清掉豬瘟與口蹄疫,同時抑制禽流感,我覺得階段性任務就很圓滿了。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7月號

關鍵字: 黃金城 豬瘟 口蹄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