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安全,沒有最嚴只有更嚴

生物安全,沒有最嚴只有更嚴

文/段雅馨

攝影/林韋言


和口蹄疫纏鬥22年的臺灣,終於在今年拿下非施打疫苗口蹄疫非疫區的申請資格,只是揮別疫病陰霾同時,卻很難有一刻鬆懈和僥倖,畢竟疫病隨時都有從境外傳入的風險。從八隻豬起家,最後拓展到25,000萬頭規模的中央畜產牧場,負責人之一的蘇鵬說在現階段,應把整個臺灣視為一個場的角度來看,才能做到真正的防疫。受訪時,蘇鵬甫開口就鞭辟入裡點出產業抗疫病的關鍵,不管是口蹄疫還是兵臨城下的非洲豬瘟,對國內養豬業者來說,要抵禦傳染病,除了仰賴政府強化邊境管理和防疫措施,農戶對自家豬場的生物安全管理更要上心,從公部門到民間動起來,防疫才能確實達到零破口。


豬舍隔離再隔離,防堵外界病源 

蘇鵬談到口蹄疫鎖住外銷市場前,臺灣養豬產業也曾一片榮景。1986年發生車諾比核災,輻射飄向丹麥,原先向丹麥進口豬肉的日本從而轉向臺灣下單。當時一頭乳豬成本500元,外銷日本後價格一路喊到每頭2,100元,讓蘇鵬直言那真是臺灣養豬最繁榮的歲月。


蘇鵬說早年人們投入農業,為的是掙錢和養家活口,不會先思考防疫層面對農戶本身的影響。直到1997年口蹄疫 重擊臺灣養豬業,傳統飼養觀念和低落的衛生安全管理,將產業漏洞赤裸地翻出來,當時大量農戶退場外,還留下來的養豬業者面對產業緊縮和衰退,原本老舊的豬舍也自然無力翻修,阮囊羞澀下,農場主也只能務實地緩慢前進做調整與改善。不過口蹄疫大爆發距今22年了,蘇鵬坦言目前業者就算普遍有正確養豬知識及防疫觀,但提升設備這關,依舊有長足進步空間。


或許是兄弟倆就讀農業科系的關係,對養豬觀念以及設備提升始終以更嚴謹、求進步的態度面對,就像口蹄疫 後,他們痛定思痛,將原本開放的豬舍全數改成密閉式,將豬隻和外界病源隔絕。踏入中央畜產牧場的豬舍,裡頭空間涼意襲人,蘇鵬說恆溫設計也是口蹄疫後裝設的,每一棟豬舍的外圍裝置水簾板,視溫度和豬隻情況設定水簾定時時間,透過水來散熱,讓豬舍裡的溫度維持攝氏27~29度間,即便密閉室內場域,豬隻也能在舒適的環境下長大。



疫大作戰:業內監督與設備升級 

2018年口蹄疫全面拔針後,沒多久非洲豬瘟就在中國大爆發,蘇鵬說同行間看待非洲豬瘟非常戰戰兢兢,沒人 想當害群之馬,能不去疫區就不去,對養豬場的進出亦嚴加控管,他說:「豬隻就是農戶收入來源,沒有人會在這種緊要關頭拿財產做賭注。」再者,若有少部分農戶仍散漫以對、不遵守防疫規範,業內必然會「指點、討論」來形成輿論壓力。因此蘇鵬觀察,養豬業者自我管理以及相互監督,就目前防疫標準來說「都已經是很OK了」。

雖說外來車輛以及人員都已和豬舍隔離,不過蘇鵬坦言從確實的防疫角度來審視,連自家豬場都還有不足。他朝 著飼料塔的方向比畫說明,飼料塔後方是另一區豬舍,但他認為這段「安全距離」應該再拉更遠一點,至少20公尺才保險。蘇鵬認為設備是治本之方,如果重新規畫豬舍,「設備」和「動線安排」會是兩大重點。首先養仔豬的豬舍應該要在一個完全隔離的環境,連住家都不能緊鄰,從最初就降低外來病源的接觸; 再來也要考慮到交通的便利性,如此一來,像飼料車等等的運輸載具才能有效行進,蘇鵬說養豬場的資源補給和肉豬交易買賣還是要方便才行;最後則是更精密的消毒以及人員進出的管控。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