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建構契約農業的良好合作模式

契約農業(Contracting farming)是指農民(農產品供應方:生產者)與業者(農產品需求方:加工、銷售業者)雙方,協議生產供應之農業生產模式,契約規範雙方的權利與義務。亞洲國家約有8 成的農民屬於耕作面積小於2公頃之小規模耕種者,個別農戶產能所占市場比例微小,面對競爭激烈的農產品市場,小規模耕種者缺乏通路及議價能力,常受到中間商價格剝削,無法依生產成本決定價格;加上全球化貿易趨勢,如無適當整合輔導措施,小規模耕種者將面臨極大衝擊。


淺談契約農業趨勢與中衛體系制度運用

企業與農民運用契作方式確保作物品質和彼此權益已越來越普遍,而契約內容除了基本的數量、交期、價格等之外,更因應新趨勢增加了議約條件。想要建立彼此長期且穩定的合作關係,可於契約農業導入中衛體系制度,透過集體的力量,以符合市場的趨勢與需要,建構競爭優勢,進一步創造新的農業價值。


善用契作策略 保障農民專心生產 - 雲林縣斗南鎮農會

雲林縣斗南鎮盛產多種農作物,而斗南鎮農會又針對稻米、馬鈴薯與紅蘿蔔等作物,與部分農友實施契約耕作。如此一來,願意投入契作模式的農友可專心耕作,收入亦獲得保障;農會則統籌規劃契作事項、後續加工與倉儲等事務,同時了解客戶,提供呼應其需求的農產品;至於客戶則能以合理價格,買到品質穩定且有一定保證的農產品。

斗南農會順應產業趨勢,巧妙運用農會資源與角色重整旗鼓,銜接農產品的上游與下游──集結在地生產力,利用契作模式讓每個環節人員各司其職,最終形成一股新興品牌力量,促使多方共贏,同時帶領地方農友找到新出路。


借力使力 創造產銷一條龍

以動物用藥起家的超秦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超秦企業),陸續擴大版圖,從品牌、通路

至電宰雞肉廠,垂直整合整個行銷市場,而為穩定生產面,也結合飼料場、養雞農戶,整合

成策略聯盟一條龍的型態,以保障產量與品質。


外銷契作方式及輔導成果 以毛豆產業為例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會)為掌握商機、拓展農產品行銷通路,加強推動毛豆契作, 積極輔導農民集團栽培,並由契作廠商收購加工, 開拓外銷市場, 增加農民收益, 頗具成效,本文將介紹毛豆的外銷契作方式及輔導成果。 


量力而為 + 風險管理 更有保障 - 農民端的契作法則

與零售、餐飲、食品加工等通路簽訂契約,再依契約內容生產農作物,提供給通路銷售、加 工、轉售等,被許多農民認為是維持農產品穩定銷售的方法,然而當中也蘊藏一些風險,需要被妥善管理。 


另類契作 原住民的共同產銷平臺 - 部落 e 購

談及部落 e 購與其他盤商在契作方式上的差異,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簡稱原促會) 秘書長金惠雯說:「很多人在談參與式保障系統,但真正有在契作中落實執行的只有我們。」 雖然這樣的契作方式常讓部落 e 購忙得焦頭爛額,但對金惠雯來說,這是種創造產銷兩端雙贏的最佳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