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女性視野走的重建路,要當文化裡的野百合

用女性視野走的重建路,要當文化裡的野百合

文、攝影/柳琬玲


車行由屏東縣霧臺鄉一路蜿蜒下行至群山環繞下的大武部落,這裡的族名是Labuwan,一個深山中的魯凱族部落。

它在莫拉克風災時受損嚴重,後來決定以部落共識自主決定回轉原鄉自力重建。這幾年,在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主任陳美惠研究室團隊的陪伴之下,陸續推出山間藜、山中粟(粥小米、糯小米)、大武部落紅藜茶、山當歸、山當歸茶、山當歸藥膳包、大武森雞、大武森雞活力蛋、大武森鮮菇等網購產品;並有部落生態旅遊、 石板屋民宿等。

 

走進部落,小區塊的田地,成片垂穗的小米、紅藜,間隔有些芋頭、玉米、樹豆、 樹薯、高粱等,這些傳統作物在山風的吹拂下,搖擺地很有精神。近年來紅藜流行 起來了,部落中裡的雜貨店將大武紅藜裝成小瓶陳列吸引遊客目光。

 

用傳統文化發展部落,是前任村長彭玉花的願景。莫拉克風災之前,她本是教會 婦女會長,莫拉克風災之際當選村長,領導著大家回到風災後的原鄉,自力整地、 拉水、造橋、推出道路;卸任村長後,她仍不改其志,組織大武部落重建協會,一 肩扛起兒少照顧與產業重建的願景。

 

改革混種傳統,另創小米保種田

 

文化,一直是重建的指標。「小米是我們的文化,它雖然只是食物裡的一部分,但卻是文化的全部。」從2013年起,彭玉花開始跟著老人家學習種植小米、跟耆老 請教不同種類小米的名稱與用處,如今整理出21個小米品系,並且與屏東科技大 學合作,今年開始有小米保種田區,一改傳統混種作法,將不同品種分開耕種。

 

過程中,老人家是文化的活字典。如果祈福的小米沒有了,你們要怎樣把它種回 來?彭玉花的婆婆說:「在部落的觀念裡,如果祖先祝福這片土地,自然而然會長回小米;此外,混種黑小米與黃小米,如果祖靈祝福它便會再長出祈福小米。」


彭玉花剛開始用小米、紅藜來作大武部落的特色作物,老人家覺得奇怪。但她回 答:「我們就是要說故事啊!」若沒有訴說土地的故事、小米的好處,便無法吸引 消費者進來購買。

 

透過和長輩的溝通,大家才漸漸地認同我們生活的土地。後來,小米故事館成立, 小米田開始請部落的媽媽們幫忙拔草,於是小米、紅藜不再僅是部落自己吃的作物,這個文化糧也成為了部落經濟的糧。

 

莫拉克風災後,部落決定將重建方向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彭玉花提起這段,她希 望自己擁有充分的主導權,而陳美惠則是扮演陪伴的角色。彼此尊重,部落提供地 方、自己的知識,與陳美惠推動的生態、里山計畫相互合作,兩者相輔相成,賦予 傳統新生命。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2018年02月號